14230946475_19093075ee_o

補習老師不滿被高登仔恥笑嫖妓,入稟高等法院要求高登披露用戶資料。林匪祖舜乖乖就範,事後卻運用語言偽術,將責任推卸於法庭,聲稱他不同意對方的申請,但卻沒有任何動作反對,因為第三方言論不便插手云云。高登一方既沒有反抗,法庭接納補習老師的申請自然是正常不過的事,然後林匪就將這情況自行定性為「法庭頒令」了。這就好像一個女孩對壯漢一邊叫「唔好」,一邊卻沒有制止對方脫去自己的衣物,然後說自己是被強暴的。林匪此番言論,與689之無恥,毫無分別。

當然,林匪之無恥一眾613烈士早已明白,然而筆者何解又要在此多費唇舌呢?拙文目的不在指罵林匪,反而是恭喜林匪,在613事件至今將近一年,舊一輩高登仔被清洗的清洗,被洗腦的洗腦,早已馴化為一群與港豬全無異樣的「高登豬」,不會反抗之餘,甚至會主動為林匪的罪行辯護,又能夠繼續點擊廣告,幫自己賺錢,又不懂抗爭,任由宰割,真是可喜可賀。

此單新聞本就疑點重重,一開始是說高登與補習名師「達成協議」交出資料,後來林匪卻說是「法庭頒令」,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情況,但高登豬甫聽到林匪的片面之辭就全盤接受,還立即為林匪幫腔消毒,說什麼「法庭頒令又真係無得唔交架喎。」、「法庭叫到唔通唔比 到時高登比人告 搵鬼可憐 你地班高登仔咪潛哂水」等等。高登豬最愛恥笑中國人的劣行,然而自己卻也犯上中國人一樣的錯誤:明明只是任林匪欺壓的賤民,卻總愛站在林匪的角度為牠著想,高登豬之可憐可笑,由此可見。

林匪又說,希望高登豬從「錯誤」中學習,知道亂講笑會被控告,懂得收斂。首先,林匪已經將高登仔恥笑補習名師的事說成是「錯誤」,但誰都知道補習名師的面書讚好召妓網站是鐵一般的事實,當然,在香港這個價值扭曲的地方,講事實也可以是錯誤。另外,林匪這句話表面上說得大方得體,但實質就是在恐嚇高登豬,要牠們懂得自律言論,否則面對豪強的壓力,高登管理層是完全不會反抗的,一定會將你們的資料交出去。

總而言之,筆者覺得十分感動,林匪祖舜確實是成功的管理人才,牠用了不足一年的時間,將有「網絡黑社會」之稱的高登改造為「網絡豬欄」,裡面只餘下一班溝女轉珠的毒撚,還有一些時事台廢物,口裡講得如何激進、如何反五毛、反中共極權,但是眼看同伴被林匪禁言卻大氣都不敢喘一口,例如馬秀荃大小姐,一邊在時事台追打五毛,但是在613卻公然為林匪維穩,阻止當時的高登仔出走。筆者現正等待林祖舜全面投共,封殺反建制聲音的時候,這班時事台廢物要如何自處?

(圖為網民二次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