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do1_2670489b要數近期古典音樂樂壇大事,非指揮家卡拉迪奧﹒阿巴度(Claudio Abbado)在今年年頭與世長辭莫屬。這位曾經擔任倫敦管弦樂團及柏林愛樂樂團首席指揮的音樂大師於本年一月二十日逝世,終年八十歲。阿巴度的離世,標誌著古典音樂樂壇一位元老的隕落。

阿巴度出生於意大利米蘭市的音樂世家,年幼時有多次機會出席音樂會,進而受到薰陶,立志成為指揮家。他先後在米蘭音樂學院、維也納音樂學院學習。在1958年及1963年先後贏得指揮比賽後,阿巴度開始在古典樂界中為人所識,也開始其超過五十多年的指揮生涯。

在1960年,阿巴度與當時國際上數一數二的的意大利史卡拉大劇院(La Scala)首演,在1969年更成為其音樂總監,直至1986年。在任內,除了成功把劇院名聲普及至大眾層面,同時也擴大了劇院的演奏曲目。包括第二維也納樂派(Second Viennese School)的貝爾格(Alban Berg)以及較鮮為人知的穆梭斯基(Modest Mussorgsky)在內的作曲家,其歌劇作品在阿巴度任內得以在史卡拉大劇院中上演。

在1979年及1989年,阿巴度先後擔任倫敦管弦樂團及柏林愛樂樂團的首席指揮。他提攜音樂家不遺餘力,如現在著名圓號家Stefan Dohr、長笛家Emmanuel Pahud及雙簧管家Albrecht Mayer, 都是阿巴度時期中加入柏林愛樂,當年他們皆是二十出頭而已。

阿巴度作為一位出名的指揮家,筆者在接觸古典音樂初期已經認識其大名。他與琉森節日樂團演奏的馬勒(Gustav Mahler)第二交響曲,是筆者接觸阿巴度演繹的第一個錄音,並使我驚嘆不已。琉森節日樂團是一年一度著名的琉森音樂節(Lucerne Festival)的駐節日樂團。它於1938年組成直至1993年解散。到了2003年,阿巴度重新組織了樂團,並在同年夏季進行了演出,而當中包括了我上述的「馬二」音樂會。這場音樂會被錄製成DVD版本,正因如此筆者能在家中螢幕中觀看其演出。在視覺效果上而言,看得到的是每位樂手都全力以赴地演奏,這跟一般我所見到的其他樂團樂手有顯著的分別。看來,阿巴度擁有高超的領導才能,也成功地提升樂手們的士氣。從演繹角度方面,直到現時筆者接觸過的馬勒二演繹中,阿巴度此版本是最佳的。與布列茲(Pierre Boulz)和柏林歌劇院樂團(Berlin State Opera Orchestra)的版本比較,阿巴度明顯地在掌握速度變化上得心應手。

雖然筆者認為阿巴度是演繹馬勒的好手,但其偏向輕快的演繹使他在指揮某些作品上顯得遜色,包括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的音樂。布魯克納常常被人與馬勒相提並論,筆者對此摸不著頭腦。儘管他們同屬浪漫樂派時期的作曲家,但兩者從音意語境至創作風格方面皆截而不同。如果說馬勒的音樂是華麗宏大,布魯克納的音樂則是樸實內儉。正因如此,筆者覺得他的布魯克納總是缺了內涵,也未能在其內儉的音樂中帶出味道。

與其他藝術領域一樣,古典音樂樂壇對前輩相當重視。現今還在世且活躍於演出活動的,還有海廷克(Bernard Hatink)、Nicholas Harnocourt、梅塔(Zubin Metha)等等。指揮家是「活到老做到老」,也不像其他職業一樣有「法定的退休年齡」。只是健康情況不差,到八、九十歲也可以登台指揮。

在1999年,時任柏林愛樂首席指揮的阿巴度,在為紀念上一任首席指揮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逝世十周年音樂會中指揮了莫札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安魂曲(Requiem)。如今他也離世,歲月真是不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