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年輕一輩知不知道,位居四大天皇之末的郭富城,在他當年26歲的生日派對上,公然對歌迷承諾「會守身到三十歲」。那些年尚算是個純情的年代,至少那時候女孩子不會一邊拖著男伴的手,另一邊卻在男伴面前被另一個鬼佬上下其手,這個承諾即使搞笑了一點,但畢竟在歌迷心中會大大加分。而且城城更是個偶像派,「潔身自愛」的形象十分重要(你看阿嬌就知道),當然,這個諾言最後有沒有破戒,就只有郭天皇自己知曉了。

不過時移世易,「守貞」一詞早被視作過時甚至是個笑話,女性尤自可,男性甚至以處子之身為恥,欲搣甩而後快。

可是當黃之鋒在一個普通的下午和女伴逛逛街,都被正義傳媒《東方日報》渲染成「人細鬼大」、「當街攬女」的時候,令人驚詫原來「守身如玉」在這群記者眼中仍是金科玉律。

首先,何謂「人細鬼大」?將近十八歲的準大學生拍拖,原來在賣過百份的大報眼中都是人細鬼大,言則《東方》記者就是「中學生應否談戀愛」中的反方了,正義傳媒捍衛道德風氣不遺餘力,令人欽佩。雖然其報章仍然每日印刷色情版,為全港報業所獨有,但對象肯肯定不是十八歲以下的讀者,所以沒有問題。

其次,「當街攬女」又如何?記者甚至連一張親吻照都拍不到,還有顏面將之寫成新聞放上網頁,說穿了,就是因為這個人是學運領袖,是民主派風頭躉,所以不惜一切,就算只是搜括到一件小事,都要用盡方法誇大成一件醜聞,故此,「黃之鋒與女友人逛街」就變成「人細鬼大,黃雨當街攬女」。

無待堂說得很好,黃之鋒就是守舊中產道德觀下的幻想對象,他是純潔無比的一隻小白兔,在反國教運動中,他和學民思潮就已被塑造成一群無機心的赤子,沒有政黨背景,反覆被強調「普通中學生」的身份,和政府的對抗中成為擊倒巨人的大衛,一切是那麼的完美無暇。

這種形象固然給予他們很多好處,例如在反國教事件中,以強大的道德感召力去吸納一群討厭政治的思想潔癖者;挾持強大民望,也令他們在政改中可以牽著泛民那群政客的鼻子走。學界方案在D-Day 3中得票之高,有多少人單單是衝著「學界」二字就投下信任一票?我相信數目不少。

但壞處來了,就是動輒得咎,政治上沒有痛腳被捉,對方就出動狗仔隊,那怕你只是紅燈過馬路,當街挖鼻孔,都可以登上報章再被大肆醜化,就只因你是個政壇郭富城。

分分鐘,做黃之鋒比做郭富城還要累,因為敵人可不止是黎明粉絲咁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