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近年頻頻「跪底」,由信號系統到供電系統再到絕緣體,都成為了壞車的主要原因。然而,港鐵每年賺取暴利,更不斷提高車費,加重了市民的負擔。「車費加了,服務卻死了」,這又是否合理呢?

事實上,港鐵頻頻出事,政府可謂責無旁貸。政府作為港鐵最大的股東,雖然在股權上政府不應直接干預港鐵的日常運作,但是,作為政府,是有絕對的責任去了解和處理一間壟斷香港鐵路事業的公司所發生的問題。港鐵作為香港人最主要使用的交通工具,它的影響力足以可以拖累香港的經濟發展,例如若果港鐵在上班時段出現故障,使香港大部份的「打工仔」因而無法按正常時間上班,這對香港各大中小企業都會做成經濟上的損失。香港政府每年都強調基建的重要性,卻面對港鐵這個「失去控制野馬」採取不干預政策,港鐵又怎會汲取教訓,認真改善服務呢?

其次,港鐵內部的管理亦是大問題。現時,港鐵的主要收入表面上是依賴車資收入,實際上其在物業出售方面的經濟收入都相當可觀,說穿了,港鐵公司早就由一家發展鐵路事業的公司,變成一家掛羊頭賣狗肉的地產公司。既然港鐵可以由地產途徑去賺取驚人的收入,又怎會專注於鐵路事業呢?實際上,當初讓港鐵發展物業的主因是希望透過出售物業去賺取「修橋補路」的開資,然而,在管理層卻存在著「賺錢為上」的風氣,才不會理會乘客的心聲和對鐵路服務質素的不滿,最多講句:「唔好意思囉!」

另外,香港市民作為監察政府的一份子,更是港鐵長期的客戶,卻在港鐵發生事故或延誤時,只作無謂的憤怒和不滿。立法會上討論列車延誤、可加可減機制、甚至是高鐵延期質詢,又何曾見到有大批市民去參與其中?可加可減機制既然是惡法,成為了港鐵無限加價的藉口,香港人又有否盡公民責任,參與任何形式的討論?既然連作為最大使用者的香港市民都愛理不理,只想著「聽日唔洗返工咩」的念頭,不願意踏出第一步對港鐵垃圾般的服務作出質詢,又如何驅使港鐵順從民意,改善服務呢?

最後,徐某認為,一套行之有效的鐵路系統,是需要一套行之有放的管理。然而,在689這無能特首主持的港共政權下,是沒有可能創造可套有效的管理方程式。看來,這幾年內,我們還是聽從蘇局長的話:「等多幾班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