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星期一(5月5日)凌晨一場夜雨,「嘭-嘭-嘭」三下槍聲,夾雜著雨聲雷聲為藍田一宗家庭糾紛案件作結,手執鎅刀的男事主被警員連開三槍命中頭部即場斃命。筆者朋友住在該座大廈,竟然對當晚大堂發生的事一無所知。網絡上有人就這次警方「爆頭式執法」熱烈討論,主要圍繞著警員是否已採用適當武力,當時對準事主頭顱開槍是否合理,相反亦有意見認為警察有權對現場情況作即時判斷,雙方都在社交網絡、討論區為此爭論不休。

言猶在耳,翌日下午在葵涌石蔭路附近一間酒家發生另一宗家庭糾紛,這次警員同樣用手槍指向手執菜刀的媳婦喝止她,最後她都放下菜刀。昨天正是佛誕日,筆者不知道媳婦是不是篤信佛教,突然有所「頓悟」而放下屠刀?還是她受到早前警方「爆頭式執法」震懾效果所影響而乖乖就範?難道大家以為警員對著失控地揮舞菜刀的媳婦,還能「一齊傾、一齊講,有商有量」嗎?這宗家庭糾紛之所以能夠得到迅速地的平息,沒有釀成人命傷亡,或多或少歸功於警員當日在當機立斷將手持鎅刀的男事主擊斃。

現在警員這三槍正是提醒大家,他們手上那支槍絕不是《逃學威龍》黃局長的「善良之槍」,或是他們身上一件飾物。近年大陸官方流傳著不少對特區政府的批評,直指由特首至官員有權而不用,導致特區政府管治能力薄弱不堪。國家主席習近平在819講話曾經說過「言論方面敢抓敢於亮劍」,現時興起向北方「學習」的風氣,警員不過將習總的話實踐在日常職務上而已,絕對政治正確。警員有了敢於「亮槍」的先例,日後當警察將手放在槍袋上,再用眼神瞄一瞄巿民,誰還敢再侮辱警察?哪裡還用得著制定甚麼「辱警罪」、「辱警指引」來捍衛警隊尊嚴?

當有人批評警方為何警員要瞄準事主的頭部發射時,總會有人家理性地駁斥他們不在現場,便不應該質疑警員專業判斷或事後孔明。保安局局長黎楝國認為事件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目標不停在移動著,警員應該有能力就現場情況做出正確的判斷。他的說法在邏輯上是正確,在突發情況下命中頭部是相當困難,事後發現有一槍中頭及一槍中頸。同日,大陸公安在廣州火車站開槍制服刀手,即使他們沒有即場擊斃刀手,卻弄得有6名巿民被斬傷。相比之下,香港這兩名警員可謂相當專業,具備做飛虎隊狙擊手的潛質,有他們保護巿民性命和財產,香港人可以放一萬個心。

為使警方能有效維持治安,警方應該將「胡椒噴霧」剔除在警員配備上,另加上2個快速上彈器,簡化「開槍指引」及程序,讓他們可以享有刑責豁免權。警員可以向天鳴槍或再用槍指向示威者,命令他們返來原有遊行路線,阻止他們衝上馬路,手槍總比起胡椒噴霧更具阻嚇力。在巡邏時,警員遇到有巿民拿著手機、相機四處拍照,就應該向他們拔槍作出警告。手機、相機上的閃光燈只要「閃」一下,如同閃光彈一樣刺痛人們雙眼,警方有權向槍喝止他們放下手上武器,或控告他們襲警罪。此舉定必得到《環球時報》的讚揚,它也不用連日浪費時間為大陸小童在港街上便溺一事再作辯解。

由此可見,當日警員開槍擊斃男事主是有功無過的,警方應當給予機會他們予以提拔。他們開槍不但提升警察士氣,而且贏得不少巿民的掌聲。警察配槍代表著他們的權力,政府的尊嚴。他們有了權力,誰也不敢不買賬。當警員只要仍配備手槍,權力就會跟隨著他們。現在公務員事務局正在為延長公務員退休年齡進行諮詢,建議將所有新入職的紀律部隊職系包括警隊劃一改為57歲,通過評核可以延至60歲,倒不如讓他們做到99歲!香港勝在有優秀的警隊服務巿民,讓我們跟他們說聲加油!

參考資料:

兩警開三槍 《蘋果日報》 2014-05-06

新抱揸刀嘈老爺 阿Sir拔槍喝止 《蘋果日報》 2014-05-06

直擊中槍刀手 遭警制服驚險一刻 《蘋果日報》 2014-05-06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