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父母任由小孩當街便溺,好事香港青年拍照引起雙方爭執。過程片段上載網絡後更是掀起中港罵戰:強國鍵盤戰士聲言五一齊來香港大便,以米田共作為攻打港豬的炮彈;香港戰士們也不甘示弱,聲言你屙一督,我影一張,硝煙味濃。

不應隨地便溺,這本是無容置疑的常識,中港網民竟為此事吵了數天,實在不可思議。可是強國網民總能找到辯護的理由,而且將事情說成是香港人的錯。

香港人還需要為了「隨地排泄是否恰當」這個話題和強國人吵個臉紅耳熱嗎?和一個低等民族,爭論一個簡單不過,黑白分明的道理?有這麼閒嗎?

不過,最近確實有點閒,雖然事件似乎已過氣,但還是談一下吧。

他們說,香港的廁所數目不足,強國家長面對長龍,而小孩也憋不住,只好讓其在街上解決。這樣的邏輯,難以說得過去,在旺區鬧市,每個人上廁所也要面對同樣的長龍,難道只有強國人才需要排隊嗎?

稚童不能用作擋箭牌,作為父母,特別是外遊其間,有責任督促子女在出行前先上廁所,若孩子未能控制大小二便,則父母也有責任給他們戴上尿片,該對強國父母明明有尿片,卻不給女童穿著,可又在她便溺時用尿布接住,實在令人難以理解。若最後弄至小孩要在街頭暴露性器於陌生人前,父母實在是應被指責的,罪名是管教不善。

小孩子不能忍,可以理解。其實即使成年人,也不能忍的,會忍壞身子。可是,片段中的街頭,是人流熙來攘往的旺角鬧市,是主要街道。強國家長縱使逼於形勢,要孩子就地解決,難道不能找一條人少的後巷嗎?這種後巷旺角區應該很多,為什麼偏偏要在大街上便溺?就算不談公德,難道就不怕子女私處曝露人前?(而事件中父母的激動表現,正是因為青年拍下了其女兒的私隱部位,其心理之矛盾,使人難以理解)何以要逼其他路人觀看一場兒童不雅的野外露出真人騷?

再退一步說,子女已經「急到瀨」,強國父母考慮不到那麼多,真的要在鬧市便溺,而招致香港青年拍照,強國父母的暴力行為就能合理化嗎?就算怎樣的無可奈何,當眾排便有違公德,觸犯法律,始終是理虧在先,強國家長們出手在後,更是罪加一等。如果將一切都推諉成「情急之下」、「一時氣憤」,而自身卻毫無半點責任,這怎樣也說不過去。

合適的做法,是強國家長當場為隨地便溺的行為道歉,並清理善後,然後要求青年將照片刪去,青年若拒絕並要離去,再出手制止未遲。但強國父母終究還是選擇了典型中國人解決問題的方法,令人遺憾。

青年也不是毫無責任,他在拍照前,有沒有先直斥其非?若只是想偷拍強國人劣行放上網聲討,而當場卻沒有做任何事勸喻該對強國家長,則是典型的鍵盤戰士,心態上確實有可議之處。

但即使如此,強國家長和香港青年的錯誤,也只是九一之比,因為在街頭拍照並非犯法,最多只能從道德上稍加譴責;但任讓孩子在街頭大便而不善後在先,出手打人在後,無論道德上還是法律上,強國父母的錯都是嚴重得多。

而套用左膠最愛說的話:「應該攻擊制度,而非個別人」。造成這個局面,完全是由於港府的制度沒有好好管束強國人在港的行為所致。港府沒有好好向中央政府學習如何治理大陸人,使他們沒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這是特區的政府的不足。正所謂「中國人是要管的」(成龍,2007),對他們來說,胡蘿蔔沒有用,大棒才有用。所以,香港是適當時候引入內地的城管制度,遇上隨地大便的強國人,掀倒在地一頓暴打即可,日子有功,相信以後的強國家長,都會像巴甫洛夫實驗中的犬隻一樣,意識到「隨地大便會被打,所以是不對的這一點了。

至於強國人聲稱「六一不來香港」,筆者舉腳贊成,可是為什麼是在六月一日才開始呢?是否五一黃金周的香港團已報名,酒店已訂好,來不及退,而且要把握最後機會來港搶奶粉?這就不得而知了。

圖片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301835163299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