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 含少量劇透)

或曰,《紅van》最後小巴在暴雨中奔馳的畫面,暗紅色調意味赤化,而逆風抵雨表示抗爭;或曰,中段的一句「起飛啦」,是影射香港人強求經濟,而到停步卻發現小小的家園已面目全非。或曰:「紅van」是香港人的困局,迷離的氣氛是香港的無力,一車陌生人各有打算是香港人的冷漠……

5FA2FFFE7E45E29036B94AEC7AB7AA_h498_w598_m2

陳果向來著名於政治隱喻,無論是其成名作《香港製造》,或是血色詭異的《香港有個荷里活》,處處透露了香港每一個新生世代的迷惘,以至於香港整個大環境從未改變的政治曖昧。陳果或許是技癢,在這部明顯瞄準網民與八九十後的本土電影裡,仍然接得上他慣用的政治符號。令本來脆弱無力的原著,重新有了新的詮釋空間。

如果這真的是的一部政治電影。那又怎樣?

不會怎樣。就像查理卓別靈的《大獨裁者》,諷喻了自古以來的獨裁者,又展現了一個小蟻民對世界大同的理想。歷史上的獨裁者從沒有因為電影而消失,和平也未曾因為電影而降臨。李安說過,電影就是「造假」。《紅VAN》是假的,城市裡沒有人會消失,反倒會愈來愈多;我們也看不見赤色的雨,而只看得見死不悔改的政府;沒有死者被強姦,但政改正在民意內築起高牆。

的確,你仍然可以將《紅van》當成一套娛樂電影,也是香港史上第一部突破千萬的「網故電影」,你可以在戲院內享受電影的無厘頭笑位,又或目不瑕給地欣賞JM的美腿──還有最重要,將你的飛尾拍下來,貼上facebook和istargram,再share一首《Space Oddity》,看著讚好攀升而沾沾自喜。

對於票房和討論,陳果必然喜聞樂見,但會否,他其實更希望想你放下手機,抬起頭,好好仔細觀察你身處的街頭,不一定是大埔,可能是旺角,可能是尖沙咀,可能是廣東道,那仍然是你認識的香港嗎?又如果,你發現已身陷比電影更迷惘的氛圍,你會否思考我們仍如何逃出生天?又會否試著相信本來不認識的同路人?

425px-《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The_Midnight_After)_正式預告片_香港版

電影不會改變任何事情,但人可以,如果你在《紅van》裡看得見政治,你就更應該投身政治,參與政治,思考政治。請你記住,戲院場內你是觀眾,但城裡的所有人也不會無辜。電影落幕了,爛不爛尾與我何干,但爛尾的如果是高鐵和普選,下一次的爛尾就可能整個城市的未來。筆者不厭其煩:《紅van》的觀眾們呀,不管你是MK也還是X登仔,請你不要再在意多少人讚好你的動態,而是去行動,拯救這個仍然看得見的香港。

柚木熱內盧

膠登討論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