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網絡流傳著Betty Wong(黃嘉慧)的「勵志」故事,由11年來受人白眼的「偷渡客」變身為令人羨慕的「港大醫科生」,簡直是可歌可泣!但Betty在Facebook上所貼的照片和自白,就不得不叫人側目。在照片上,她身穿印有「Holy Shit」的藍色外衣,面上流露著「勝利者」神色,說到自己剛領取身份證,正式告別「行街紙」的,並將「Holy Shit」這「溫柔的話兒」送給香港政府。

Betty在Facebook近萬字文字細說自己由大陸「偷渡」來港之後的奮鬥史,將自己塑造成一個積極追尋夢想的人。入境處和香港人正是尋走阻撓她追夢的攔路虎,她說:「他們想盡辦法奪去你的所有,卻無法奪去你的夢想」。然而Betty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根本並不屬於「香港」。父母把幼小的她離棄,在大陸她只不過是沒有身份的人,連接受教育機會也沒有。儘管如此,「偷渡客」的身份無損香港議員、社工對她的關顧幫助,他們幫助Betty在港尋求就學機會。入境處酌情給予「行街紙」,讓她能夠留在香港達11年,最近更將珍貴的香港人「身份」送給她。筆者沒有期望Betty對入境處心存感激,對香港人鞠躬道謝,但至少也不應以受害者自居,把他們視作「債仔」。在Facebook的字裏行間,人們也看到她對香港人、入境處心存怨懟,那又何必呢?

Betty將自己得到港人「身份」視為理所當然的事,香港入境制度對她來說是礙事的,入境處和香港人對她更加有所虧欠,可是她忘記這一切本身就不應該擁有。人家將機會給她,畢竟只是恩恤、酌情處理。當別人暗地開了一道後門給Betty「偷雞」通過,她竟然「高調」地在facebook大肆宣傳,行為簡直愚不可及。筆者不知道當日人家批出酌情權,給予她入學機會、行街紙、身份證等等,有否附帶甚麽「保密協議」,如果有的話,這位「大學醫科生」在道德上違反承諾,必會受到譴責,大學也應該考慮取消她的學籍。即使沒有, Betty的言行在程度上使到曾經幫過她的人構成壓力,反思自己有否好心做壞事而感到後悔。

此外,筆者最擔心的事就是Betty的「勵志」故事有一天輾轉傳入大陸民間,有機會吸引大陸人效法Betty透過「偷渡」一 途取得港人身份。大陸人或會思考是否值得透過申請「單程證」、優才計劃、投資移民等「正途」來做香港人,有「才」或有「財」的人可能對「偷渡」嗤之以鼻,不願自己或子女冒上任何風險而取得一張「身份證」,但家境較差的或認為此途比起申請單程證節省金錢和時間值得一試,一旦成為「香港人」,定必可以用家庭團聚再申請定人來港定居。對於因為超生而被大陸計生辦「追殺」的家庭,「偷渡」來港可謂中共留給他們子女的一扇門,他們可以委托蛇頭將自己在「黑戶」(即沒有戶籍的人)的子女送到香港,再找議員、社工幫忙,爭取入境處簽發「行街紙」,呆著家中等領「身份證」,做第二個Betty。長此下去,大陸人還會花錢和時間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嗎?他們倒不如索性透過「偷渡」,來突破每天150個「單程證」名額限制,現時入境制度最終也走上崩潰一途。

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其實是Betty自己,她不滿自己在大陸過著沒有「身份」的日子,希望透過「偷渡」來港尋親過新生活。11年來,Betty在香港所受到的折騰某程上是自找,幸好Betty在Facebook道出真性情,原形畢露在大家眼前。假若她是處心積慮的作假,她的「偷渡」奮鬥史定必會再進一步被美化,或可能被《環球時報》說成「新香港人」的典範,至於偷渡、超生問題當然要河蟹。筆者希望Betty知道香港人、入境處從來沒有迫她來香港,也沒有虧欠過她。他朝在中國大陸有數以萬計的大陸人效法她的行為時,不知道她會否覺得他們也是來「追夢」,入境處也是妨礙他們找理想呢?

筆者以前因為工作需要遇到不少老一輩香港人,他們大多是因為逃避大陸的文革,「偷渡」來港討生活,但是他們沒有如Betty般對香港人、入境處有如此怨恨。要是Betty對自己的遭遇心有不甘,要找怨恨的對象讓自己好過,那就不得不要數她自己、她父母,最後是中國政府吧。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