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潮流是有既定劇本,還是可以由人的行動改變?這是個哲學問題。

中國多位官員近日高調稱特首要「愛國愛港」,不能與中央對抗,已定下參選人的條件及資格,他們更暗示香港人沒有選擇餘地。

所謂「愛國愛港」及不能對抗中央云云,從未見於《基本法》,中央高官不斷重申普選必須按照基本法進行,又藉口香港是法治社會,反對公民抗命,為何卻又提倡基本法根本沒有包涵,而且空泛的條件?

事實上,中央所重視並非基本法的內容,反而是普選特首會否削弱中央對香港的影響,這就能解釋為何他們對特首候選人的資格設多重限制。中央雖然已對香港普選制定方向,不過這個民主夢卻似乎不易實現。

中央如此高調為香港普選設限,是要令香港人認為普選已經沒有談判餘地,只能接受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有不少人會相信這種宿命論,無論再做任何事都改變不到被中國控制的命運。但是,想深一層,如果所有事情都是早有定論,這只是個無聊的世界,人們也不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因為人不是基於個人意志而行。歷史證明了政治改革並非由上而下,而是由人民去推動。香港的民主政制進步緩慢,是香港人的政治冷感所致,多於中央的長官意志。每一個政府都必須按照當地的民意而施政,如果大多數的香港人都支持要直接普選特首及立法會,中央如何扭盡六壬,都敵不過強大的民意。

爭取民主絕非易事,爭取過程中所付代價更使人卻步。包括犧牲了的寶貴假日,和公民抗命的法律責任,不論是哪一種抗爭,都要放棄原有的生活方式。但若為了少許代價就放棄的話,試問人的價值何在呢?為了「經濟民生」,就放棄政治權利及義務,每天都只想過著重複的生活,這樣的生活毫無意義,最後政制發展也只能任中央為所欲為。

香港政制現時就像一潭平靜的湖水,只要香港人肯為政治付出多一點,對政治關心多一點,平靜的湖水就會泛起波浪,人的一生是充滿選擇,並不是老天告訴你怎樣走路,香港的未來,是民主?是專制?這都是你們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