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節欣賞過19才子的處男導演作品《愛尋迷》。以為電影會一如才子散文般抽水抽到乾塘的觀眾恐怕要失望了,不是說才子沒有抽水,只是如他事後分享所說,要做到深刻而不深奧,正如某人用廁紙包頭的經歷一樣,作品所想表達出的訊息十分多,但卻又瞇濛地被表面的情欲所包裹著,必須將它逐層拆開,方得看見導演箇中深意。

故事以三位重聚的港男說起:一個出身中產,滿口英語,劍橋畢業後在銀行當總裁,正是深受西方文明恩沐,是無數人口中所傳頌的香港精英形象,但卻與政客的美艷夫人搭上,深陷於情感中不能自拔;另一個也是香港醒目仔,只是出身草根,無心向學,最後成了髮型師,卻又搭上闊太,借此向上爬,也是獅子山下努力耕耘成功的例子(?) ;最後一個是中文系講師,身染民國文人的氣息,一臉病容,在追尋著那個不知去了那裡的父親,在大學的中文課中沒有人賞識,除了一個新疆來的「蝗蟲」女孩……才子常譏諷的那種「大中華膠文人」形象,躍然於銀幕上。

戲中不少隱喻,髮型師時而搭上富婆,富婆兒子表白又極速撻著,「靈活變通」,利益至上,正好不是有人宣稱香港是「萬能插」嗎?這裡的譏諷,顯然易見到不得了;中文系講師尋找那個不知是生是死的父親,追逐一個幻影,正如大中華膠日夜掛在口邊:「愛國不愛黨」,「愛的是文化中國,不是共匪中國」諸如此類,但當那個真正的父親被找到時,真相卻又往往殘酷得可怕,倒不如相信那個母親所說「父親已經死了」,不是更好?

三個男人,三種香港,三種結局,在此不便劇透,只是看到最後,自會明白到十九才子對香港終究是悲觀以待,除了他冷峻犬儒的文章,這部電影也許是另一種向香港道別的方式。

鏡頭運用,配樂對白,都是才子的那一套風格:英倫優皮,才子佳人,妙語連珠,語帶深意,是精心塑造的藝術品。可是誠如才子在映後分享所言,他不想把戲拍得太深奧,太冗長沉悶,生怕嚇怕了一眾沒耐性的香港觀眾。是以不少情節都經過濃縮,似要硬生生的塞進兩個小時的時間軸內,本該延展的情境沒有適當的空間去延展,就迫不及待跳到下一段情節,鮮有空間在光影之間深思。這在筆者而言,殊為可惜,才子很想把戲盡量拍得淺白,可是會入場的觀眾,大都是衝著「陶傑執導」而來,也許不會介意「冗長」,否則情願去看《紅Van》吧。

才子在答問環節中也解構了不少電影的箇中深意,只是短短的十來分鐘不足以與觀眾談得更多,期待日後推出DVD時會有導演加長版,甚至有如王家衛一樣,坐下來,慢慢和觀眾解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