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我今天如常在樓下的勿當奴買午餐,點了我近期至愛的黑椒漢堡,還指明要多汁。為了確認收銀的那個中年婦人真的有註明多汁,我一次又一次的查看熱感紙真的印著「加醬」二字。收銀的那個中年婦人告訴我「這張票不能吃的」,我知道啊!我看起來像弱智嗎?幹!

悲劇卻在我回到家時發生。

勿當奴的食物質素跟包裝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普通的食物只用一張紙包著,而看起來應該像大便多於一切的多汁黑椒漢堡,外面會額外有一個紙盒包著。但這一次,我打開紙盒時便發現有點不對勁:大便漢堡怎可能會那麼乾爽?我把內層包裝紙拆開,竟發現這個多汁的黑椒漢堡甚麼汁都沒有,比我的銀包還要乾,還要硬!

勿當奴就在我的樓下,我理應跟他們理論,但突然,滿天冰雹落下,明明窗外就已看到老勿,可惜作為一個孝子,這刻我卻選擇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