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近日開始以「港豬」來形容一些只顧玩樂,不為自己與社會負責的香港人,其行為跟一隻被飼養的豬無異。豬所活的世界是快樂,沒有責任,沒有煩惱,牠們注重的只是食飯睡覺,而做人卻有種種的煩惱‥‥‥

到底「港豬」是甚麼人呢?牠們普遍是「政治冷感」,又會以一個「理性」的角度批評反政府人士。在餐廳酒樓經常會聽到以下的言論:「真係覺得長毛呢啲人同反政府既人都好偏激囉。」「呢啲人搞臭香港個朵。」「駛唔駛做到咁呀?」,但當他們被人質問政策內容或政治議題,又會說他們是「政治冷感」或「我不想知道」。如果牠們真是「政治冷感」,何以又評論反政府人士呢?難道這就不是政治嗎?事實上,牠們對事物的「評論」流於個人主觀意見,而「政治冷感」只是個掩飾其無知的藉口。的確隨口「評論」別人比詳細研究易得多,在「港豬」的世界沒有是非黑白,只樂於沉淪自己的快樂世界,莫視現實社會情況。正如電影Inception所指,縱使能操縱夢中一切,但夢始終不是現實(編按:即俗稱「FF少陣」),無奈不少人選擇「一睡不醒」。

「港豬」亦非常喜歡逃避責任,為金錢放棄公民義務,為自己的「快樂」而踐踏其他人的權利。說穿了,牠們除了是一群「自私」的生物,便甚麼也不是,害怕為其他人付出後得不到收獲,所以選擇只為自己利益而活。在「港豬」眼中,追求民主人士或義工是一堆傻人。雖然工作、遊行、示威都是義務,事後沒有金錢回報,但是筆者可以肯定這群人生活得比「港豬」充實。如果人只為自己的快樂而活,逃避所有責任及痛苦,腦中只有錢、利益、飲飲食食,牠們的人生是白活,放棄自己的思考,甘願做一隻「經濟生物」,「港豬」一詞形容得相當貼切。

人與豬只是一線之差,電影「Shutter Island」的男主角因為患有精神病而需要做腦手術,他知道手術後會失去自己的思考能力,只能像一個白痴般生活,在手術前問了一句:「which would be worst? The live as a monster,or the die as a good man?」(哪一件事比較差?像一隻怪獸般生存,還是像一個正常人死去?)答案就留給大家思考。

在茫茫人海中,筆者已經分不清楚,到底哪個是人?哪個是豬?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