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絕不妥協,因為輸了,這一輩子就沒了。」魏德聖在接受訪問時如是說。

在中臺服貿協議掀起風暴之際,臺灣本土電影《KANO》是一座燈塔,立了新的座標,在驚濤駭浪中的一閃燈光,喚醒臺灣人地平線不是在赤色大陸的一方。

本來,講熱血棒球,畢彼特主演的Moneyball、還有Bull Durham皆已上神臺。日本在棒球動漫方面更無出其右者,舉其犖犖大者H2、棒球大聯盟等。美日兩地的「文化霸權」似乎無法被挑戰,但魏德聖卻做到了,三小時長的電影將觀眾帶回臺灣在日治時美好的剎那。

嘉義農林棒球隊本來只是一支屢戰屢敗的雜牌軍,但在日藉教練嚴厲訓練球員一年多後過關斬將,得到了甲子園的入場券,更一直殺入決賽,過程賺人熱淚。球隊之成功,除了每天進行地獄式訓練,更在於摒棄彼此背景不同之藩籬,球員不會因為有純正的日本血統就能獲得優待,日人、漢人、阿美族組成的「雞尾酒球隊」,由始至終只有「進軍甲子園」一個目標。

電影海報宣傳開宗明義,要「榮耀再現」,要「尋找台灣的美好年代」,可惜在政治正確的今天,卻挑起了大中國主義者的愛國情緒。他們左鞭罵「美化殖民統治」,右狂轟「扭曲史實」,卻無法面對人民繾綣的原因,將自己封閉在天朝大國百年積弱的民族仇恨中。正如米蘭昆德拉在《笑忘書》中寫道:「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The struggle of man against power is the struggle of memory against forgetting.)」共產黨和國民黨分別掌權香港和臺灣後,意圖將本地人對英治日治時期的記憶革滅殆盡,再向下一代灌輸所謂正確的民族認同觀,無視殖民時期在社會法制和基建上為兩地發展奠下的基礎。

數光輝歲月, 70至90年代,香港與臺灣躍升為亞洲四小龍。兩地官員財閥卻不斷「賂秦」,讓大眾誤認中國為經濟增長的唯一良方,過去十載我們在國際的地位急速褪色,相反新加坡和南韓已進一步邁向國際。三星、LG、KIA和現代等韓國企業在西方市場中已站穩腳步;新加坡的資產管理已超越香港,分析指在七年內更能取代瑞士,成為全球最大的海外金融中心。

電影中有一幕教練帶領球員:『想像自己是一隻老鷹,佇立在山崖上,用有力的翅膀和眼睛俯瞰大地,輕巧地駕馭了風,完全主導了獵物的意志』,這一幕在心頭縈繞晝夜。我們假如繼續放棄國際市場,為暴政下的貪官財閥腐蝕香港以自肥,矮化香港為中國的藩屬,如同飲鴆止渴。香港要榮耀再現,必須像老鷹一樣振翅高飛,才能再次發現中國以外的世界,是無垠壯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