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ing

有一位朋友告訴筆者,他認識一位在澳洲Working Holiday的女生,宣稱自己摘生果一年便有廿餘萬收入云云。「做雞囉!你無睇壹周刊?啲女仔去幫人出火,成千蚊次㗎!」當然我不排除他說的是實情,那女孩子摘的生果其實是荔枝;但如果說在年多前,靠摘生果賺得廿餘萬收入,是絕對有可能的。只要你準備不停工作,只有Working沒有Holiday,不去遊玩每天節衣縮食有如奴隸,自然如願以償。不過在今天,有可能嗎?我也可確實告訴你,可能性很低。難以想像在這兩年,台灣和大陸的朋友如何大量湧進各英語國家,做壞規矩,摘生果的收入已比兩年前的價錢相差一倍,既然不能靠收入糊口,又何來賺錢回鄉?賤物鬥窮人,亦不要妄想生果園的僱主是個和藹可親、滿臉鬍鬚的老伯,多數僱主都目無表情,只求你快手完工。在澳洲工作,很快你會覺得自己慘過踢世界杯的非洲球員,最少人家還有飲水時間,你卻是每天踢足八小時的華人小工。

筆者早前到歐洲各國遊歷,投靠現居不同國家的故友,便深深感受到Working Holiday害人比科舉猶甚。例如一名居於德國的友人告知,同屋中有一名香港人K,到新開放Working Holiday簽證的德國找工作,首兩個月自然歡天喜地,還大散家財,到不同週邊國家遊歷。不久枕頭金盡,方知一工難求:不懂德語,德國人可不會遷就你說英文,K英語水平也和多數香港大學生一般得啖笑。其實近年懂普通話有點好處,不少餐廳渴求雙語侍應做遊客生意,只是還是要懂基本德語。一時三刻要學好一種語言,更是歐洲語系,難於上青天。K同時亦有香港人的優良傳統,對於自己大學生身份頗為自傲,Chinese Food Takeaway的洗碗工作,認為對CV無幫助而不肯考慮,每天躲在家中吃公仔麵渡日。後來友人於心不忍,介紹一相識店家讓K掛單,K在工作兩天後的一個中午,回來對友人說:「搞錯呀!得幾歐羅一個鐘,擺明剝削!」他說的是實情,對方就是睇中你人在異鄉,最懂剝削中國人的,就是中國人。友人聽後不說話,反正當天下午該工作已被一名台灣人用兩三歐羅一小時的低價獲得,人家還對老闆千多萬謝。K繼續坐食山崩,最後數月後回港去,終結了這段只有Holiday沒有工作的旅程。回港前,K還和我朋友說:「嚟之前以為可以一面學下德文,一面搵錢,原來咁難。」友人一笑,居長安難,從來沒人說於歐洲生活是容易的事。友人作為香港人,在德國居住及學習超過十年,才找到一份穩定收入的舞者工作。就業困難的困境並非外人獨對,當地居民已首當其衝身受其害。

英國同樣是重災區,每年湧到英國工作假期的港台人士不知凡幾,亦經常聽到找不到工作的苦惱。如果你有到過英國,就會發現一奇怪現象:大部份的侍應都非英國人。實情是,英國飽受移民之苦,波蘭、東歐各國、法國、西班牙勞工的湧入已把英國的求職市場擠得水洩不通。服務業的工作,基本上被移民所佔,波蘭人的美貌、要求薪酬之低令僱主欲罷不能,其餘歐洲諸國的人才亦把不少專業行業如電腦、工程、藝術、娛樂的位置緊緊霸佔。高階工作和中階工作被佔,和香港情況不同,本土英國人反過來只能做些基層工作,例如Office Boy或清潔工人,一名當地人便親口對我說,他曾經和十名英國人爭奪一份洗碗工。到了歐洲列國,請你別看輕身邊的洗碗工人和清潔工人,你不會知道他們拿的是哪個雙碩士學位。

你會問,英語流利不是一種優勢嗎?反過來說,你在香港會因為說得一口流行廣東話而有優勢嗎?英國人往往只懂英文,難以和其他國藉人士溝通/合作,造成不同公司都先選擇懂雙語的外國人。「咁我中國人過去咪有著數?」我知你會這樣想,可是如你的英文離流利如果還有一段距離,只落得連英國本地人更不如,更不用想有些北部口音是你花一輩子都聽不懂。我在數年前因求學旅居英國半年,那時我最喜歡的是歐洲移民,因為他們的英文亦不見得太流利,溝通毫無困難。只是當兩名英國人在我面對流利交談,自問英文不俗,竟然只懂個六成;我這輩子難忘那兩名英國男生,說完一輪重口音語速極快的英文後,竟然問我意見,我便隨口答一句:「That’s cool!」那種頭頂發麻的尷尬,我實在不能忘記你。

說到此,我還未說到挪威和芬蘭難以求職的程度,是有兩成當地人數年沒有工作,偏偏生活指數高昂得你買一份三文治也需要5歐羅的情況。香港人,你還想去Working Holiday嗎?去之前,請確定你懂得、甚至可流利運用當地的語言,亦確保你有足夠的金錢支撐你首半年的支出,最重要最重要,把你的無謂身段好好放下,還要準備肯放下身段也無人鳥你,才好執拾你的背包。畢竟,尊貴的香港人,你在大學修讀的BBA學位,在外地可能一罐可樂都唔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