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一群,總是很難明白上一代人的心態。他們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不是華人),又不認同共產黨,卻又默然接受共匪竊國。他們臭罵共產黨害死無數中國人,恨不得把中國淘空的貪官煎皮拆骨,但共匪狗官跑出來自辯「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很多地方需要改善」便對這黨竊國賊無限包容。你罵共匪嗎?他們還會反問你「你這樣數落你的國家,你還算是中國人嗎?」。

這批「上一代香港人」的成長故事,十居其九都是這樣:

他們父母在世界大戰中成長及結婚,所以相當人數的父或母都都戰亂中失散甚至過身。年幼時跟隨父母到處尋找一個安身之所,有相當人數選擇了在珠三角地區落腳,他們在香港澳門廣州三地嘗試哪個地方生活得較容易,部份最終選擇了香港,變成了第一代的香港人。成長時,他們隔著邊界看著文革發生,在廣州定居的一群部份有幸能夠逃到香港,連帶把邊界以北那些連地獄惡鬼都感到心寒的記憶都帶過來,變成香港人的一部份。這兩批深受戰爭影響的人變成「上一代香港人」的主要構成,亦因為需要確切執行「錢能通神」才能逃到來香港,於是香港人都很專注於掙錢。

因為不安,所以他們在五十年代努力掙錢。
因為不安,所以他們在六十年代也是在努力掙錢。
因為不安,所以他們在七十年代有機會時還是忘我地掙錢。
香港在八十年代開始富裕,但一場股災令很多人一覺醒來變成一無所有,令這班人的不安加倍。
原本因為不安才留在香港,但九十年代知道香港竟然會回歸邊界以北那個惡鬼國度。

上一代的香港人在戰亂時因著中國人的身份而受難,假若他們否定自己是中國人,那麼他們數十年的人生便白受苦了,這種吊詭的心態令他們永遠逃不出「中國難民」這個夢魘,於是無時無刻都在想著積穀防飢,安定時要用盡方法掙錢,有戰亂便有能力逃,於是八九六四便香港有能力的人都逃掉,留下一堆暫時逃不掉的人有一個向上游的空間,到他們有能力逃時,便由再次一級的頂上,直到香港餘下一群只懂耍小聰明,出賣自己出賣他人的無恥之徒留在生態圈的頂層,和相當數目逃不掉,但又感情上和中共割捨不開,我們今日叫做「大中華膠」的一群人。

情感上,我明白他們都是戰爭受害者,才會如此扭曲。但今日香港的民主路之所以如此難行,卻正正多得這班賣港賊和大中華膠。而最大問題,是這批人很多都是今日本土派一群的父母和長輩,這種來自家庭的壓力相當程度影響著香港本土派的發展。如何才能打破此困局?難道真的要和父母長輩決裂嗎?對此,我真的茫無頭緒。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