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運動是國家的免疫系統。當政府出現濫用權力、漠視民意的情況,群眾便透過社會運動制衡這種病毒政府。

毫無疑問,服貿協議嚴重影響台灣的經濟、社會。可惜一個民選政府竟然能違反對選民的承諾,馬英九政府當初答應服貿協議會以逐條審查的方式處理,現在他卻以直接表決的方式快速通過。根據台灣指標民調,只有約百分之十支持直接表決服貿協議,有七成民眾支持逐條審查,而台灣民群眾對服貿協議未有共識。馬英九政府的偷步行為明顯是反民意而行,更有出賣台灣利益之嫌。

台灣政府曾舉行多場服貿協議公聽會,但未有回應不同團體的反對意見,更遑論會修訂協議內容。台灣學生為避免服貿協議會因政府黑箱作業而通過,隨即佔領台灣立法院,希望引起社會對服貿協議現況的正視和迫使政府聆聽反對意見。無奈部分傳媒把學生的行動抹黑為一班「暴民」,認為學生會搞亂台灣。每當有「激進」的社會運動出現,總會有人問為何不能心平氣和討論事件。學生曾嘗試心平氣和在公聽會與政府反映意見,政府無心回應才導致佔領立法院行動,這看來馬英九才是「暴民」,國民黨政府是「暴力政府」。

事實上,學生明白心平氣和討論是不能解決問題,只有透過「激進」行動才能逼政府必須回應民眾,這是「能戰才能和」的道理,也只有「激進」行動才能使不關心社會的群眾關注服貿協議的問題及政府嚴重的黑箱作業。一群學生對台灣社會有承擔,他們放棄自己的時間為台灣未來付出,對社會有貢獻的學生又為何會成了「暴民」?難道要逆來順受,不管有多大問題也啞忍,這才是個「好公民」嗎?台灣學生為了整個台灣利益而戰,「傳媒人」卻在背後放冷箭,監測政府的傳媒與政府合作,這才是可怕之處。

儘管服貿協議影響整個台灣利益,卻只有學生們發聲,那些當初有份投票給馬英九政府的民眾在哪裏呢?政治權利及義務是對等,有份投票的人就有責任監察,如今他出賣你們利益,是否有義務反對他的行動啊?這能反映台灣老一輩的政治智慧尚未足夠,台灣人有能力選出一個代表,卻無能對抗他的賣台行為,現時「新一代」學生只能為你們的錯誤選擇「埋單」。

民主不單是實行其制度精神,更重要是人能否了解其意義。台灣老一輩的人不重視民主意義,然而筆者能在台灣學生運動中看到台灣民主的進步,新一代了解民主的責任及義任,不再停留在投票的權力,這是台灣民主新的時代。

相關膠登討論區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