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偽善港豬,和黃之鋒同學批評之回應)
民主派大佬黃之鋒,轉載時報一張對比台灣敢言藝人,和香港舔共偽人的製圖 (註1),並稱不明白為什麼我們總是喜歡製作這些圖,「自我否定」(註2)。筆者看到後,誠惶誠恐,深深自責,為何我們要貶低自身,滅香港人的威風呢?然而,思量片刻後,筆者卻有一點不明白:

為什麼要害怕看見這種圖?

這張製圖的本意,是要突顯大部份台港藝人的分別。香港赤化十多年後,在紅色資本影響下,不少香港歌影視明星齊向北望,尋找機遇。本來藝人表演謀生,無可厚非,然而,在政治壓力或金錢引誘下,不少港星自我規律,在演出的本份以外,卻連言行都要作出政治表忠,這才是令人痛心的地方。台灣演藝界在這次反服貿事件之中,多有發聲力挺,即使沒有表態,也少有站在建制一方,批鬥學生群眾。反觀香港偽人,大多數見錢開眼,跪拜權貴,復又口不擇言,常指遊行抗爭是搞亂香港之舉,更甚者更在影視作品上譏諷抹黑反對派議員(如《金雞3》) 。該製圖,就是要突顯在赤化香港和自由台灣的演藝人,看看他們的面目有何分別。要做出這種突顯效果,選材上自然要作出選擇,而該製圖上所引言論,既然全屬事實,全無捏造,亦言明是在比較台灣「藝人」與香港「偽人」,若仍被指責為誤導,則責任不在我方,而在讀者自身質素問題,若有人不知道黃秋生是誰,是否在製圖上也要加上其本人之生平,以免誤導讀者?

我們難道會不知道香港沒有敢言藝人嗎?這些藝人在面臨巨大政治壓力和斷絕財路的危機下仍忠於自己,當然可敬。但若我們把這些藝人與舔共之徒放在一起,不但有辱他們,而且也不能有效帶出我們的訊息。讓你們知道香港還有一些願意發聲的藝人又如何?讓你們可以自我安慰,覺得香港的境況仍然一片大好,安然入睡嗎?讓你們知道台灣也有跪拜建制的人又如何?讓你們像阿Q一樣,知道「外國也有臭蟲」,所以自家有臭蟲也沒關係嗎?揭示自己的短處,呼籲學習別人的長處,這不是自我否定、貶低,而是自省,正視問題,若果黃之鋒同學還不明白,那我們更應該多製作這種圖,好讓眾人能正視自身,好好反省,重新出發。

凡事都要人作「平衡報道」,在批評過後必須補回一兩句美言,使人看到覺得中立持平,這些人應該是看《東張西望》太多,中毒太深。《東張西望》的訪問公式就是:

「未拍拖就問緋聞,拍緊拖就問幾時結婚,結左婚就問幾時生,生左就問幾時追多個

訪問完一大輪翻到廠景,個主持就會語重心長咁同觀眾講 :

其實呢D都係藝人既私事,大家應該比多D空間佢地

」-網友語

抱歉,這是無綫的風格,不是膠登時報的風格。我們不喜歡「戴頭盔」,我們沒有義務在批評一些舔共藝人後,復又安慰一眾港豬:「其實呢D都係一部份藝人啫……我地仲有明哥呀、阿澤呀、何韻詩呀……大家比D掌聲自己!香港仲係好有希望既!」,這樣的中立持平,我們不要,我們情願以偏概全,起碼能讓你們知道痛楚,麻醉大眾,不是我們的工作,也不是我們的目的。

中國人總是害怕直面痛苦,不敢正視淋漓的鮮血,筆鋒辛辣的魯迅先生在寫《藥》諷刺中國人的愚昧和冷血時,也要在結局加些曲筆,在革命烈士夏瑜的墳頭上添加一個花環,照顧讀者的弱小心靈。百年過後,這種根性未變,一眾港豬仍然要互相取暖,尋求慰藉,避而不見慘淡的人生,當中竟包括曾說過要作「鐵屋吶喊」的學運領袖,誰才是在裝睡?為什麼要如此偽善?

我們為什麼要高喊香港比不上台灣?因為香港就是比不上台灣!看看人家佔領立法院的氣勢,再看看佔領中環那群人商討完再商討的窩囊相,又想想那一夜潰散的十二萬群眾,那是多麼的可惜;聽聽人家的口號:「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明擺著就是把香港看成失敗例子,人家是不是在貶低你?在斷章取義?人家在說事實!更甚者,論者在言辭間暗示製圖者就是自HIGH,只懂打鍵盤不會出來抗爭,這才是真正的誣陷,論者憑什麼這樣說?只有你們這班「正能量的正能樣」才會出來抗爭嗎?只有你們才有資格斷章取義嗎?斥責港豬的人就一定是鍵盤戰士嗎?這是借題發揮之極致。若果堂堂學運領袖連這種水平的言論也能轉發,筆者會十分失望。

最後以一個改篇小故事作結。

有個煙民看病。

醫生:你有肺病,要戒煙。

病人:為什麼你們醫生總是要貶低煙民,高喊吸煙就要戒煙這些否定煙民的說話?我們的身體也有健康的地方啊,像我的腿,跑得比非煙民快,我的腦筋比非煙民靈活。為什麼要選擇性對比,拿我的肺跟非煙民比?香港沉淪,就是因為你這些人推了一把。

醫生:但你確實是生了肺病……

病人:你為什麼不正面一點來看?不鼓勵一下我?為什麼非得要指出我有病才高興?

醫生:我不是這個意思……

病人:二元對立,非黑即白,非生病即健康,這是不對的,你不能斷章取義,單從我的肺出發,要從我的整體健康來診症。

醫生:但戒了煙,肺病好了,你也不會再咳嗽……人家小何就是戒煙後治好了病。

病人:小何就一點問題都沒有嗎?你為什麼要抬高別人貶低自己人?

醫生:唉……好吧,其實你除了有肺病外,其他都很健康,去跟護士取藥吧。

在醫生做了一個毫不以偏蓋全,十分中肯的總結後,病人一邊咳嗽著,一邊心滿意足地取他的安眠藥,好等他今天晚上不會再因咳嗽而失眠。

 

圖片取自《明報》

附註:
1. 膠登時報Facebook於20/3刊登的製圖頁
2. 黃之鋒先生於同日晚上所轉發本圖的內容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