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5088710

孫傳庭行事激進,在今日某些人看來是危險而不擇手段的

 歷史片《大明劫》在上年已在內地公映,筆者早已看過,今天才寫,除了因為懶惰,也是由於戲看過後,總應沉澱一下,好好回想,寫出來的影評才會有意思(《喜愛夜蒲》之類當然毋須如此) 。

這部戲講的是明末李自成作亂,攻打開封,崇禎皇帝請出名將孫傳庭剿匪,可是他帶的部隊只是一隊裝備差劣,糧草不繼的弱兵,加上瘟疫蔓延,根本不能作戰。

孫傳庭殺貪官,打土豪,分田地,雷厲風行,將裝備、糧草問題都勉強解決了。可是那瘟疫他就束手無策,請來的名醫根據經典《傷寒論》,認為疫病是由皮膚傳入,再以祖傳「公認」療法治病,卻是毫無效果。相反,吳又可大膽地,很「急進」地對《傷寒論》提出質疑,他提出另一套《瘟疫論》,認為疫症是透過一種看不見的「癘氣」被吸入口鼻而傳染的。他被孫傳庭信任,命令其為士兵治病,軍中疫情稍為好轉。

可是,士兵的病治好了,大明朝的病治得了嗎?粗知歷史的讀者都會知道答案,這也是《大明劫》全戲發出的疑問。但筆者想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套戲,即「下重藥」的這個行為。

孫傳庭為了籌備軍餉,跟當地劣紳周旋。劣紳們不肯獻出財物,清算欠稅,結果孫傳庭在一場夜宴中將他們都殺了,把財產都充公。

吳又可對已沿用近千年的《傷寒論》提出質疑,被其他醫生視為大逆不道、激進,結果他卻被證明是對的,在孫傳庭的信任下,把疫情控制住。

孫、吳二人,都在當時的緊急形勢下,行非常之事,這些行徑在一些人眼中可能是「為了發展就不擇手段」,對。可是,若已死到臨頭,還顧忌那些「原則」、「祖宗家法」,繼續循規蹈矩地用錯誤的《傷寒論》,繼續要「依法」對土豪徵稅,試問這支軍隊下場會如何?

「歷朝歷代,皆是始興終衰,我朝積弊已久,非一味猛藥可治」,有人說這戲就是在影射中共,就算小修小補,甚至下猛藥,打薄熙來、打周永康、打曾慶紅、打……又如何呢?江山始終還是要倒的。筆者卻以為這戲也很適合形容某個自以為高質的討論區,一群出走之徒對外來者怒罵嘲諷,留在自設的安全區內互相取暖安慰,以為日子會一天天好起來。誰不知瀏覽人數是不會騙人的,不肯改革向前走的人,最終就只會像信奉《傷寒論》的一群庸醫一樣,病發身亡。

膠登討論區相關討論,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