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ged
每日體驗地鐵眾生相的你們,一打開自己的免費報紙,或者智能電話上的新聞報導,最常看見的,不是俄羅斯大軍強勢侵佔,就是馬拉航空冷淡處理空難。對於港府官僚的弊政和陸客湧港,我們總是有說不出的無奈。高官的放肆,師奶的無知,左膠的愚昧,已成為維港下的眾生相。閒時報導的自殺過案、紛爭,我們也只是一笑置之。不過,報導自殺的新聞多了,港民的人心悲了,港人的出路也埋沒了。初出矛廬,為專業奮鬥的讀者們,請停一停,想一想,是誰把生無可戀,滿是無奈的港民趕上絕路呢 ?

自古以來,港人的出路離不開三條 : 讀書、做售貨員(俗稱 Sales) 、做生意。在源源不絕的自殺報導中,躍升最多,而且成為主流的自殺者,都是十來廿歲的莘莘學子。那些學生,本來就是過住快樂的學習生活,頂多只是經歷數次公開考試入學,其他的生活方式都是學生自由選擇。只是,生活迫人,世道更為複雜,已令日夜兼顧工作家庭的夫婦為三餐日常顛沛流離,前繼後仆。大舉移民的中國學生和一句「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的「金科玉律」,更是令家長喘息不已,為孩子的前途操心。所以,他們的孩子一出世,會說話後,就被迫上七八九十的興趣班、先修班 (Playgroup)、遊學團‥‥‥多得連孩子也感受到人在香港,壓力極大。我們由小到大,總是被指導 :「 細個唔讀書,大個做運輸」。網上討論區、以及社交媒體經常轉貼出難澀、複雜、公式化的面試問題,令人驚訝時下的小學生需要學懂刁鑽知識。到長大後,更需應付帶有「一戰定生死」意味的DSE(以往有會考及高考)。不少家長認為只要不斷讓孩子成功學習,取得佳績,就可以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事實呢 ? 事實就有不少中途失蹄的孩子們迷失在大專學位的遊戲中。最後出來的,只是「萬般知識帶不走,唯有負債隨我身」。因債台高築而自殺的大專畢業生時有聽閒。中小學生受不住壓力的更易因一時暴躁而脫離苦海。請詳讀以下新聞 :

19歲IVE生疑因不堪學業壓力,患上抑鬱,排不到治療,跳樓

13歲中二女生,因情困墮樓亡 留下遺書,透露出她本人不堪學業困擾

(最近)西區薄扶林13歲男童自小飽受學業和課外活動壓力,因母親沒收遊戲機,吊頸自殺,命危

更何況每日150單程證名額,移民來港讀書的北方家庭一天比一天多。大學教授們只追逐排名,不重教育質素,已每天每次的挑動整個香港一家數口的神經。所以,昔日讀書成材的金科玉律還可以用得著嗎 ? 不 ! 因為配合中共的教育政度趕絕他們 !

如果讀書失利,做 Sales 應可以在香港生存了嗎 ? 不 ! 除非你有海量的氣度,改變自己接受社會,常懷感恩之心,明白「快樂可由自己作主」。在實施自由行政策後,不管身處何方,總是見到一車車旅遊巴士,一機機波音 737 載住所謂的「同胞」來港吃喝玩樂。然而,他們遊客對自己人就有不同的態度。他們日日總是帶著「要不是來港消費」、「我付錢就是大爺」的臭臉。進駐名勝,走遍南北,就是大大聲的操普通話叫人借開、問路,完全展示不到中國五千年的禮義風雅。頂多,只是紅毛紙幣和遍地黃金。再有魄力的前線 Sales 總會有忍不住脾氣的一日,或會主動向上司匯報跟進,「幫輕下」。不過,上司及管理層只是管顧自己的銀包,不管員工的死活。受到遊客投訴的,不是倒閉本行,就是藉機解僱員工。下層的員工 Sales 要不是學習「馮道」的小人秘笈自救殘人,或是及早離場,另尋伯樂。 所以,昔日做 Sales 年薪百萬的金科玉律還可以用得著嗎 ? 不 ! 因為配合中共的旅遊政策趕絕他們 !

如果做 Sales 失利,做生意應可以在香港生存了嗎 ? 對不起。現今香港主打金融旅遊路線。曾蔭權開放CEPA、自由行先例,更明言一個金融業可以養七百萬人。再聽聽現今的茶餘飯後話題,每當有大事發生或者有新電話推出,主要話題離不開股市走勢,賣出能否有好價錢。香港人急功近利、渴財如水是常識吧。因此,香港無實業,也是常識吧。其他實務行業,如物流、娛樂、不是走不出國際,就是被瘋狂加租下迫走,日落西山。即使有些工程行業如資訊科技、土木工程日漸勃起。但稍有學識,留意時事的人,也是看得出主要需求也是來自自由行或北方財閥大手投資而成。傳統農業或工業如養雞、蜜蠟也熬不住了。即使轉型,也最後因生活迫人,債台高築而自尋短見。請詳讀以下新聞 :

生意失敗轉揸小巴 夫婦床上燒炭死

夫婦燒炭自殺子搬離傷心地

即使資訊科技行業發展迅速,但最後沒有創意人才支撐,還是重新走回昔日的泡沫。一個單邊不平衡的被動經濟體系繼續存在,加上以香港的名氣推出完全抄襲的「神魔之塔」,你們可以相信可以在香港做生意,發展抱負嗎 ? 不要忘記昔日來港投資的企業,是因為香港擁有廉政、誠信、自強多變的核心價值呢。

捨本逐末的教育制度,不公偏頗的旅遊政策、脆弱被動的經濟體系,才是把生無可戀,滿是無奈的港民趕上絕路。日漸繁多的自殺新聞,已經不是連續巧合的意外事件,而是我們的警號,學生的警號,香港的警號 ! 香港人,你想拖著哀傷的軀殼生活,還是早日痛苦的醒覺,打破水月鏡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