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普選聯召集人鄭宇碩說佔領中環只是象徵式抗爭,香港要爭取真普選只能等中國變;佔中三子非但沒對這種言論作任何回應,反而在喊窮籌錢,要港人再奉獻近四百萬支持一個「象徵式抗爭」。

更可笑的是,佔中運動要籌的四百萬,原來是用作多辦兩次全民投票。元旦日的電子公投,結果無人重視,但這種失敗的事,竟還要再多做兩次,用意為何?三子從來說不清楚。相比學民思潮提倡的五區公投,能造成的聲勢比電子公投更大,這早有歷史證明,三子卻對此不瞅不睬,連同其他戀棧權位的泛民議員冷淡處理,一班自私政客,加上一班爛鬼書生,將一個精彩的抗爭構思演變為一套膠劇。

當初相信佔中是「終極武器」,甘心付出血汗錢,參加「佔中飯局」,山長水遠到薄扶林參與D-Day,接受一眾膠人擺布玩弄的升斗市民,如今眼看終極武器變了花瓶,會否有遇上了寶藥黨的感覺?寶藥黨們當初賣的是佔領政經中心,癱瘓交通要道作長期抗爭的招牌,最後推出的卻是電子公投這種小學雞把戲,而真正的抗爭手段卻一直隱忍不發;泛民自己的普選提名方案混亂不堪,各說各話,互相攻訐,到今天終於由真普聯頭子鄭宇碩承認這夥人是在「鳩做」。這班佔中寶藥黨明明騙了錢,還已經自揭了在賣假藥,仍兀自恬不知恥地繼續推銷,嫌自己被騙得不夠的市民,還要上當嗎?

佔中運動若不反駁鄭宇碩的投降言論,非但不應再向市民募捐,更應承認佔中運動辜負了市民期望,將早前籌得的款項悉數還給市民,才是光明磊落的做法。

不過想要騙徒回水,是荒謬之事,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