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e
到底是酸葡萄還是葡萄酸,這只不過取決於人數的多寡。正如我討厭三星產品,往往那些用家,或者其他人都是覺得係我酸葡萄,係因為我冇錢,我買唔起三 星,所以我話垃圾。係佢眼中,我係葡萄佢。但事實上並非如此,而且一眾與我相同意見的人明白我的唸法,但其他人唔係。此時,如果屬於三星擁護人占多數的時候,那麼,我們就是酸葡萄。當我批評三星產品,別人眼中,我只是那些酸葡萄的人。

不公平。往往有人埋怨說:天啊,點解個天對我咁唔公平?有啲人會回答:唔係,上天係公平既,只要你堅持努力。我 認為,後半部冇錯,但我會話你知,上天一直都係唔公平,任何時候。就例如解放黑奴,當時的貴族能接受自己的工人突然跑掉嗎?更近一點來說,你肯讓讓你的菲傭跑掉嗎,雖然你仍舊可以說:兩者不同,前者被逼,後者自願。但是想深一層,她們真的是自願?如果可以係自己地頭工作,佢地都唔洗跑去第二度「搵食」啦。

依家個社會講求民主,即係大家有得自己做主。講真,任何人都係希望得到其他人認同,大家有相同意見,當然咁樣係最好啦,但當你意見同人地唔同既時 候,你知唔知自己咩下場?你冇得簡自己真正既唸法,你除咗加入大眾,唔係就變成弱勢/小眾。聲大夾惡,往往係最適合既形容詞。人多就話嗮事,冇人覺得有問 題咩?點解冇人願意大家都退一步,而唔係進行消滅另一方既做法。

到底係葡萄酸定酸葡萄,我真係覺得自己冇得簡,要睇大圍點睇。無論係個人,定係國家之間。

CD-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