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akit
鍾庭耀的民調已不是第一次被所謂的愛國愛黨人仕攻擊。

民調是一把兩面刄。因為只要你懂得操控調查的問題,就很容易可以得到一個你想要的答案。正因如此,民調很強調問題設計必須符合一定的科學準則,否則便很容易得出與事實相違背的結果(例如可笑的無視亞視收視六四開)。除了符合一定的科學準則,題目的訂立亦能影響得到的結果,於是調查機構於事件上的中立亦是非常重要。你可以想像假如調查以蛇齋餅糉為主線去調查政黨社區參與程度會得出甚麼結果出來,這亦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於 1996 年成立並全資擁有的香港民意調查中心有限公司,雖然經常為政府和所謂的愛國愛黨團體制作民意調查,但認受性遠不如鍾庭耀的調查的主要原因。

港澳政協聯會上,李家傑指出鍾庭耀的民調不停為反對派造勢,令反對派有彈藥攻擊政府,愛國愛黨人仕處於捱打狀態,所以不能再任由此事繼續下去,例如應該要成立另一個民意調查機構抗衡。

我想李家傑應該沒有做很多的準備,可能張德江和一批全國政協都在會中,所以他急於發言。李家傑提議要成立另一個民意調查機構,但他所提議需要成立的機構,其實早已存在,例如不時發表支持政府和建制陣營民調的香港民意調查中心,於 1996 已經成立。雖然不太多人知道他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全資擁有,但社會大眾在看過此機構的民調後,仍然認受性不高,反而鍾教授的民調即使是政府都不得不參考,這代表了甚麼?

這代表了鍾教授的民調能夠一定程度反映社會現況,而假若調查得出的數據得出巿民對香港政府甚至中共政府的不信任,我只能說,應該要反省和改進的,是當權的那班人,而不是打壓得出此數據結果的民調機構。如果數據不合心意便會被當權的一群標籤為反動份子,這除了是赤裸裸的政治打壓,還可以是甚麼?

香港人經常自認為有國際視野,能夠由一個更宏觀的角度去看待事情,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優點。但當能夠衝出自己出生和成長的地方後,便連自己的根也能出賣的人,我實在不能理解。那班每天開口愛國埋口愛港的人,有多少個是真正的愛國愛港?人是一種很能說謊的生物,口講說不準,行動才是真相,大家早應該由那班「真誠賣香港」的人渣中學到這個教訓。

題外話,李兆基四叔有二子,李家傑和李家誠。李家誠和徐子淇多年努力之下現在有兩女一子。至於李家傑是四叔長子,至今未婚,但在卻在弟弟生了兩名千金時,找來代母「製造」了三名由出生一刻便沒有母親的兒子出來,四叔突然多了三名男孫,當然開心得事情情理對錯都放在一二邊了吧。花邊新聞很多都認為李家傑的目的是呼之欲出的,至於李家傑是一個怎樣的人,便留給大家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