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s
近年有不少聲音認為香港的社會運動開始失效,當中批評香港社會運動是和理非非,難以監察及對抗政府,但筆者認為香港的遊行活動的失敗,不但出於其形式的問題,更是因為失去遊行的目標及方向。

支持的目標混亂

筆者在明報更換總編輯,商台無理解僱及支持新聞自由等遊行發現,很多人會由支持一個議題變為支持事件涉及的人物,明報更換總編輯的事件中,本應支持編採自主,但卻變為支持明報。商台無理解僱李惠玲,本應反對商台的黑箱作業,但卻支持李惠玲。筆者不是指劉進圖及李惠玲不應支持,但若宣威者不能認清一個行動的核心問題,又如何能聚集民意呢?連遊行示威者也不知事件的問題,又如何能清晰向大眾表達新聞自由的重要,黑箱作業的問題呢?

感性主導的社會運動

每逄香港出現問題時,總會有些人會以感性的方式表達自己不滿,明報更換更換總編輯及商台無理解僱事件,發起甚麼穿黑衣的活動,更會有員工流下兩行清淚。在評論感性是否適合在公開場合表達前,筆者記起在黃巾黨亂時,當時亦有不少人每天哭哭啼啼,指當時天下大亂,人們已經不理會原有的禮儀,曹操出來指責這些人:「董卓會否因為你們哭而死去?」,然後他去討伐董卓,同一個道理,若員工真的不滿公司做這些行動,應該採取的行動是辭職,而非哭泣,既要不滿意公司,又要留在公司工作,不是自相矛盾嗎?再說你們這些哭泣對事件不但於事無補,更威脅不了背後的利益集團,這又有甚麼意義呢?

遊行無用論

香港的遊行現時不能算是一個示威活動,反而是屬一個大型的嘉年華及大笡地,今年的元旦大遊行,不少政黨因需要籌錢而售賣貨品,由一開始只有一些毛巾,T-shirt,變為售賣更多元化的產品,令筆者質疑這些政黨到底是為了公義而舉辦遊行,還是因為要賺錢?這是令不少香港人對甚麼大遊行卻步的原因。然而,有些政黨反指散播遊行無用的論述是會令香港人變得消極,但筆者希望先分清楚因果關係,現時是因為這些政黨自私的行為而導致遊行無用論出現,況且遊行無用論並非指所有的社會活動都無用,只是不能按照以前的示威方式,若繼續以這種失焦的社會運動對抗政府,筆者可以保證,直到2047年也不會達到你們想要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