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羅馬非一天建造,行過幾多的路

羅馬從公元前753年建城,經歷了作為國際政治上無關輕重的城邦階段,到跟海洋強權迦太基爭雄西地中海,最終完成統一整個地中海盆地大業,將地中海變成「羅馬人的湖」,羅馬的崛起一直都是西方歷史最引人入勝的一段。羅馬的豐功偉業遍佈歐亞非三大陸,無數殘存至今的建築仍舊震懾人心。甚至直到今日,仍在服役的基建為數不少。然而在她跨度千年的歷史中,羅馬的基建和工程水平和規模亦是追隨她戰爭和擴張的步伐,隨帝國版圖擴大而成長。這個簡短的歷史專欄,恕難將這些成就悉數涵蓋。然而在有限的篇幅裡,我仍希望本著分享的精神,從建城之初開始,跟諸位讀者重走一次羅馬冒起之路,見證古典時代眾多超級工程是如何深遠地影響著這個偉大帝國的基建發展史。

七丘之城的故事,相傳就係從一隻母狼,一對兄弟既故事開始。

大渠(Cloaca Maxima)和排水排污系統
按照傳統,羅馬城於公元前8世紀建城。羅馬神話記載,羅穆盧斯和雷穆斯是一對飲母狼奶水長大既兄弟。後來這對兄弟因建城位置發生爭執,羅穆盧斯意氣之下殺死雷穆斯,並以自己的名字將城池命名為羅馬。建城之初,羅馬並非顯赫的帝國,而是由國王統治的小城邦,亦只是意大利半島上眾人互相敵對的小城邦當中之一。

這段時代由前8世紀開始,至前6世紀末羅馬共和國的成立結束,稱為王政時代。關於王政時代的歷史有傳說成份,然而考古證據顯示羅馬城的原址在整段鐵器時代都有人聚居,聚居者的聯盟最終形成了羅馬的鶵型。從王政時代到早期的共和時代,羅馬城的現址並不是現今所見的模樣——光輝宏偉、由雪白的大理石建造的永恆之城。早期的羅馬位處臺伯河邊,土地呈濕地狀態,而且經常受水患和疾病困擾。為要能在濕地上建立城市,羅馬傳統認為羅馬王政第五任國王盧修斯·塔克文·布里斯庫於前6世紀修建了大渠(Cloaca Maxima) ,嘗試改善羅馬城的生活環境。

當然,排水渠並非羅馬人發明;早期公元前2000年左右繁盛的印度河文明,就已經有完善的市政規劃和下水道。在前1500-1800年左右的希臘愛琴海的愛琴文明,其宮殿式建築物已有排污系統和最早的沖水馬桶。羅馬與前人不同的,是其規模、複雜程度和對技術的廣泛推廣。大渠疏通了沼澤,確保積水能迅速灌入臺伯河,整理出的旱地除了方便城市建設,還起了防治疫病的作用,奠定了將來其上冒起那座偉大城市的基礎。

隨著羅馬城逐漸成長,人口漸漸增加,對排水和排污的壓力漸見明顯。有見及此,大渠的修繕工作一直都在進行。除此之外,城市地底亦漸漸建立起如蛛網密佈的排水和排污渠,這些溝渠有不少就連接至較早興建的大渠,令多餘的雨水和城市產生的污物隨之排放出臺伯河。後來,當羅馬征服了幅員廣大的帝國,他們所建立的大量新城市,.亦幾乎全部都按照著這個標準規劃來設計。從冰冷的不列顛北部到灸熱的阿拉伯沙漠,羅馬的排水和排污系統跟隨帝國的擴張帶到蠻荒之地,為帝國境內的居民帶來衛生條件的改善和生活上的便利。

在帝國崩潰後的中世紀,歐洲各王國的城市都沒有建立起跟羅馬同等規模的排水系統網。直到法蘭西王國首都巴黎在13(腓力二世)到14世紀(奧布歐)建立的明渠和暗渠,水平大約等於羅馬公元前的建設,而同期的倫敦更是沒有水渠,滿街糞穢。整體而言,一直到工業化開端的18、19世紀,其規模和其成就都沒有被超越。而羅馬城的大渠時至2,500年後的今日仍未完成其歷史使命。它仍舊與現代羅馬城的排污系統連接繼續服役,兩千多年來,一直擔當著維持城市衛生的重要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