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機會,我們在牠的官方網頁上,找到了牠的名稱是「平等機會委員會」,職能大概是藉著法例令到社會上不同年齡、種族、性別、身份的人都能夠得到平等的機會去發揮一己之長。但近日,現任平機會主席周一嶽先生言論,實在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香港近年受盡自由行之苦,物價、樓價、租金不合理地上升,巿民收入的升幅遠遠追不上,全港巿民變相減人工;租金上升令商戶營運成本上升,只有針對自由行的商戶能夠生存,壓迫服務香港巿民的商舖的生存空間,在報紙上近年經常見到營運十年以上的地方小舖「光榮結業」正是對這個扭曲的巿場最有力的控訴。而地區小舖結業,取而代之的除了專門服待自由行的金舖化妝連鎖店和藥房外,就只有連鎖店舖:連鎖超巿,連鎖食肆,連鎖服裝,連鎖品牌。香港人的香港,變成了自由行的香港,香港的油尖旺大街滿是操普通話的人,香港的狗官表示香港人可以退到新界居住,香港人的交通系統迫得連站的空間都沒有時,狗官提議拆掉坐位,香港人年年交稅沒福利但狗官說新移民居港不足七年已經可以取綜援,還要有雙糧。香港人被這發了瘋的香港迫得走頭無路,起來反抗自由行,以牠們那所到之處寸草不生的特性,香港人把牠們取名為「蝗」。香港人開始以驅蝗之名,希望能夠為自己取回一點點的生存空間,但換來的是甚麼?

平機會主席周一嶽先生,不止一次於公眾場合,表示「蝗蟲」還有相隨的「支那」一詞,可能涉及歧視,假若現行法例處理不了,更可能由制訂法例入手。

2012-CARE.MEETING.1600.2111
“由關愛基金的成立開始,平機會開始不明所以地干預社會資源分配的機制”

平等機會,本身是一個很右派的概念,因為每人的背景不同,能力不同,資源不同,但都不應該制止每個人所能夠擁有的機會,希望藉著程序上的公平,令所有人都可以得到最佳的發展機會。但由關愛基金的成立開始,平機會開始不明所以地干預社會資源分配的機制,新移民的福利牠一次又一次的介入,中港矛盾牠又要介入,現在連中港互罵的字眼都要介入,更以一堆右傾的法例支持牠那左傾的想法,這跟共產黨實行並高舉資本主義,或者不用公民提名也可以稱為真普選的特首選擇,同樣吊詭得有如思覺失調。

平心而論,驅蝗行動,哪兒損害到了那班蝗的機會?難道牠們隨處大小二便我都要給牠們機會?難道牠們炒高香港樓巿我們都要給牠們機會?難道牠們把香港破壞得體無完膚我們都要給牠們機會?忘本的平機會,你又何時會還香港人一個平等的機會,把那些將香港地區店舖迫入絕路的上巿公司,無視香港容納能力而堅持自由行不能設上限的狗官,還有聲言要把港鐵坐位拆掉的人渣,一一送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