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經合組織(APEC)財政部長會議從香港轉到北京舉行,蘋果在內的泛民指是因為怕了佔中。我只能說你們想多了。

如果我們只困在本地報章的報導裡,會很容易把自己的視野也困在香港之中。在我們眼中,香港現在正面臨著很大的危機,政治上我們受著壓迫,經濟上逐漸退色裹足不前,關於法治更是不提也罷。但佔領中環已是連香港人都要搖頭嘆息的一個笑話,一眾飯民還要全力配合維穩路線把事情進一步弱智化,弄一個「佔中訓練營」出來齊齊學習如何大閘蟹佔中,你是中共,你會因為這班愛與和平的大閘蟹而把 APEC 改在北京舉行嗎?

我們不如把眼中放遠一點。

貼身的,香港來了一個內地的豪客,洗了一百億港幣的黑錢,放下四千萬保釋金依舊可以面不改容地棄保潛逃。單單四千萬已是一個足叫香港全城瘋狂的六合彩彩池金額,更不消說一百億這個完全超越想像的銀碼。

洗黑錢跳不出買賣,洗黑錢那種異常的豪爽亦很易把物價不合理地推高。當香港人深受其害,迫得走投無路,終於在廣東道一帶自發舉行驅蝗行動。可笑是那班應該為香港人爭取利益,但終日只懂做鍵盤戰士閒著無事只會寫 blog 便當成是跟小屎民有溝通有交流的香港官員,突然蜂擁而出臭罵驅蝗人士,指出那班被全地球各個國家唾棄的群體所帶來那不足 4% 的 GDP 關係著香港的生死存亡,那刻我突然發現那班狗官舔共時原來可以行動很快。1379468505_2bf6
“香港 4% GDP 大約五百億,剛才提及過的那個洗黑錢的,五個已經抵了這條數了”

(香港 4% GDP 大約五百億,剛才提及過的那個洗黑錢的,五個已經抵了這條數了)

原本只應用於買賣毒品,人體器官,還有暗殺等等黑巿用途,但早前炒得熱哄哄的 bitcoin,在所謂的中國大媽圈中極速炒熱,再被中共極速打壓,事後除了不時有 bitcoin 的交易所被淘空外,事情便不了了之。

遠一點,中國於一四年一月的人民幣流出是九千億,雖然相對應仍有五百億美元流入中國,但淨流出的數目仍相當巨大,亦因為流出的屬於狹義貨幣,這個數目足以令銀行體系的杆桿率增加+風險增加+加息壓力增加+匯率下調壓力增加。雖然越來越多工廠搬到南亞地區,匯率下調似乎可以減慢廠商調走生產線的速度,可惜連官媒都說連 7.5% 都保不了,情況如何,可想言之。

那麼,我們那兩頭偉大的領導人在這風高浪急之時去了哪?大家有沒有發現牠們近來神隱了?先不計那個幸保小命但已被架空了的李克強,在官方媒體中能夠找到有關那頭習總的消息,就只有「鹿年貪官頭炮冀文林又是一頭石油大老虎」「鹿年打虎策略既深且廣不分男女老幼一概嚴打」,還有「溫影帝全家都很幸福」。

在這批拼圖中,我們看到中南海不停的打擊貪污(我極不喜用打擊貪腐這個沒深度的中共詞),而貪污的那班又不停的用盡方法把手上的錢調離中國,因為他們深知道錢一日還在中國還不能夠算是真正的落入自己的袋中。中南海針對性的打擊江派,作為上海幫洗黑錢中心的香港,於這風頭火勢之時,任何阻礙洗黑錢的人都是在跟香港官員的上線對著幹,所以你見到那班官突然跑出來,便不應應到奇怪。觀乎現在的進度,江澤民被拉下馬都只是時間問題,我很難相信牠在二零一五年還可以安穩的坐在牠那個太上皇的位置呀之呀左。

至於 APEC,相信大家都有看過那清朝皇帝的電視片集系列,皇帝忙著打貪官時,若果突然離開紫禁城,便會壞事。還是你真的還認為佔中鬧劇有那個份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