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前總編輯昨日遇襲,這是對言論自由極為嚴重的警告,亦牽涉每一個香港人,因為在日常生活你可以不看任何報紙,可以不收聽任何電台,但你一定要說話或表達意見。

不少人質疑劉進圖遇襲與言論自由有何關係,筆者卻認為這件事不是單純對他的恐嚇,而是恐嚇每一個香港人,象徵每個人的人身安全是基於他的行動或言論是否符合某些人的心意,若你的言行越過他們的底線,便會受到懲罰。原本,法治是保障人的生活安全。法律保障所有人平等,只要人沒有犯法,便不會受到懲罰,但香港現時情況則剛好相反,每個人頭上都有一把刀,而他們不知道刀何時會砍下來。擔心自身安全而不敢說真心話,這是威脅言論自由最主要的原因,令人處於恐懼之中。

然而每次出現類似事件時,香港大部分人都習慣以一種狹隘的「經驗主義」分析事件,他們會跟你說「這只是個別事件」、「你想太多了」。這些言論只是因為現時的環境並未威脅他們的生活及人身安全,受傷的不是他們,所以與他們無關。但筆者可以肯定指出這次事件並不會只屬個別事件,香港已有不少新聞工作者受到類似的恐嚇或遇襲。爭取自由永遠是一個角力,若今日被人搶了一點自由而無動於衷,那對方便會繼續一點一點把原有的自由奪去,當發現已經沒有自由時,便為時已晚。為何香港人總要到事件無可挽救的地步,才發現問題的嚴重?為何總不能在事件發生時阻止問題的惡化呢?

香港正處於一個交叉點,到底香港正處於黎明前的寒夜,還是黑暗前的夕陽?決定權正正落在每個香港人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