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斬,此刻香港陰霾籠罩,傳統泛民又準備以點蠟燭、穿黑衣、提議案譴責的和理非非三部曲作抗議,但好像有人覺得這樣還不夠白痴。輔仁媒體有一篇由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助理教授雷兆恆先生所寫的《市民如常生活 就是對恐怖分子的最大懲罰》,筆者對此文有點意見,故也藉此文發表點意見。

雷先生以波士頓爆炸案發生後,當地居民如常外出、如常上教堂、如常上班等,來「鼓勵」香港市民以如常生活來對抗白色恐怖。

老實說,香港市民用不著作者用波士頓的故事來教導,對政治冷漠、對身邊一切重要的事視若無睹,香港人比波士頓人更懂得什麼是「如常生活」。

劉俊圖事件,和波士頓爆炸案,可比性高嗎?

從最表面最淺薄的識見來看,波士頓爆炸案是恐怖襲擊,一般來說矛頭會指向種族衝突、宗教衝突,很少人會懷疑是當權者所為。但劉俊圖案則顯然與新聞自由有關,明報早前才剛發生總編輯撤換事件,然後就是李慧玲事件,將種種事實放在一起來看,就很難不讓一般人(港豬例外) 將目光放在某些手執權力者之上。

這已經是一個最基本的分野,波士頓人知道敵人在外,他們相信,至少是初步相信,政府是站在自己一方的,會盡力保護他們,抓捕兇手,所以才能勇敢地如常生活,等待兇手落網。但我們呢?我們有信心政府會全力追捕刀手嗎?我們能信任梁振英嗎?當我們的所謂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政府都是疑兇之一,當手執公權力,國家暴力機器的機構都信不過的時候,我們除了自己,還能夠信任什麼人?我們還能安心地如常生活嗎?

波士頓是一個什麼地方?它位於美國,美國有一個民選的聯邦政府,聯邦政府下還有一個民選的州政府,而且,他們有真正的新聞自由。筆者不敢說民選政府內的政客沒有卑鄙冷血之徒,不會對平民下毒手,但若果紐約時報也有個總編輯先是懷疑被政治打壓,繼而受到暴力襲擊,作者還以為傳媒和美國民眾會「如常生活」嗎?他們一定會向政府窮追猛打,問責到底。而且別忘記美國憲法給予人民佩槍的權利是為了什麼。

香港又是個什麼地方?第一世界的城市,被第三世界的野蠻政權統治,他們委派的奴才正欲以他們的管治作風影響此地,在北方,記者被打被恐嚇被炒,算得了什麼?只有我城的知識分子才煞有介事,以為有什麼大不了。其實大多數市民,早就如作者所言般「如常生活」甚至是不聞不問了,早前發生了這麼多的事,關心的人有多少?大多數人恐怕更熱衷研究何俊仁的精選寫真女郎。

我們這些稍為關心劉進圖的人,不是呼籲其他港人「如常生活」,我們是應該告訴他們,生活已經不再如常了!我們看的電視報章新聞,內容不再真實,我們的政府,不再可以依賴,我們所珍視的自由,正在逐點逐點地流逝,我們需要的是勇氣和站出來捍衛自己所珍愛的,而不是繼續冷漠,等待那個無恥政府為我們辦事。

雷先生,醒醒吧!你現在於新加坡教書,生活優越,但別忘了這裡是香港,不是波士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