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明報》阮紀宏著文,說現在香港的新聞業是有史以來最自由,就在這專欄被印出來後不久,前總編輯劉進圖就被斬了三刀,這可真算是新聞業有史以來最黑色幽默的事件。

這完全體現了港豬有多可憐和可恨,事實擺在眼前,自由的空間越見緊縮,近來的事件一件緊接一件,理論上,做了一件壞事,在做下一次之前,至少應該先收手一段時間,讓事件沉澱,可是這個多月以來,幾乎是每一間不和政府合作的傳媒機構和人士,都受到了打壓,因為黑手們覺得,已經不用偷偷摸摸了,為什麼?

因為無論事情做得有多絕多醜陋,港豬都只會視而不見。

李慧玲被封咪、AM730廣告被抽、明報換總編輯,你們說都是商業決定,現在一個人光天化日被斬,你們又想說他是因為私怨才被斬吧?

劉進圖不像李慧玲,不像鄭大班,言論不惹火,為什麼還是被斬?因為上面的人只接受奴才,對他而言,沒有激進與溫和之分,只有奴才與敵人之分。

劉進圖以為自己已經百般忍讓,誰不知你越是把底線縮後,魔鬼就會得寸進尺,你越退越後,最後只有墜進萬丈深淵。

不少時事評論員又會爭取機會,大聲疾呼要香港人覺醒了,但我不會,我覺得港豬們面對屠刀,只會更害怕,只會繼續裝睡,他們會以為屠刀不會斬熟睡的豬。

港豬們,繼續睡吧,睡了多長肉,才會更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