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華爾街狼人》已是上星期的事,現在才有時間寫它的影評,網上已有很多相關的文章,講相同的東西沒意思,不過,這套馬田史高西斯的新作,讓我忽然聯想到另一部同樣是真人真事改篇的合拍片:《中國合伙人》。

Jordan Belfort從一個青澀的經紀,到一個貪婪無道的「狼人」,中間加插大量吸毒和性愛場面,導演就是想將資本主義最腐敗但燦爛的一面刻劃出來,Jordan從恩師身上學到,經紀要賺佣金,不是要幫客人賺錢,他們必須不停地為客人製造虛假的希望,不要讓他們逃出金融市場的泥沼中,才能不停吸吮他們的財產。

《中國合伙人》的背景是八十年代,三個年青大學生的夢想就是走出去,走到美國去,最後只有一個成功走出去,餘下的兩個留了下來,卻胡裡胡塗創建了一個幫助中國大學生留學的教育王國,賺取了大把大把的金錢。然後出了國的那個大學生回來了,原來他在美國備受歧視,混得根本不好,最後幾兄弟經歷爭執,但在被美國控告教材侵權的情況下,又團結在一起。

這兩部戲都是講商人,但又不算是相同類型,狼人是股票經紀,合伙人三兄弟辦教育,但他們都若干程度都做越軌的事。狼人不用說,將垃圾股票吹得像潛力股,哄騙有錢人大手買入;合伙人用不正常的方式教英文,又抄襲外國大學教材,這在中國人來說,可能不算是什麼,但在普通人眼中這就是犯規了。

可是兩者的生意哲學明顯大相逕庭。狼人是進取得不能再進取的,他找來一班呆蛋,在一個車房裡開展事業,把呆蛋們訓練成口齒伶俐的騙徒,他在電話中對客人的口氣誠懇至極,可是表情和那隻中指卻完全表現出他只當那些人是契弟水魚,騙了普通人,就要騙最有錢的1%人,再進駐華爾街,用不合法手段再大把大把的賺錢。風險越高的事,他們越要做,終於引來了FBI。合伙人們雖然也走偏路,但總歸是正經地辦學校,但正要在更進一步時,成東青卻不願意上市,他只願意停留在現有的階段,滿足於他賺的錢,反而,從美國回來,受過西方氛圍影響的另一合伙人,卻極想將學校在納斯達克上市。西方人的冒進,和東方人的閉固,在這裡得到了比較。

可是,那個想把學校弄上市的人,是否純粹想賺錢?不,這是因為他當初在美國受盡屈辱,實驗室的工作丟了,要被逼到唐人街洗碗碟,於是才不得志地跑回中國。他要上市,就是要吐氣揚眉,對,又是那種老掉牙的挽回中國人的面子這種爛橋段。相比之下Jordan單純是想將笨人口袋裡的錢拿到自己手中再好好利用,中間少了很多貪念以外的欲望。

狼人和合伙人面對挑戰的反應差別,也可堪玩味。狼人在面對FBI的嚴密追查,幾乎投降下來,他本想聽從律師勸告,退休逃過刑責,但在他發表感人至深的引退宣言時,卻又改變初衷,豪情萬丈地說不走了,要FUCK THE FBI,他可能是不知天地厚,對自己過份自信,但這也體現了Jordan絕不是一個懦弱的人,對住挑戰總是狠狠回擊。(當然他最初失業時也想放棄,幸有那位日後被他拋棄的糟糠之妻鼓勵才繼續當經紀,不過,那也是他成為狼人之前的事了。)

至於合伙人,在被美國人控告時,是怎樣回擊的呢?

賠錢。

賠錢算是反擊嗎?在中國邏輯中,是算的。因為,他們先是在美國人面前表演了背誦的絕技,把老外嚇著了後,再說一番大義凜然的話,最後說,我們會賠錢,而且會賠得比你要求的更多,因為這樣你們才會真正的尊重我們。

看到了嗎?這就是中國國粹,精神勝利法。

首先合伙人抄襲侵權,賠償是天經地義的事,合伙人們卻把它包裝成贏得尊敬的手段,明明是輸,卻說得像勝利了,像中國被蒙古滅了,倒過來蒙古成了中國的皇朝一樣,這是如出一徹的。

其次,明明是懦弱認輸,還要嘴上逞強,這是佔洋人的便宜,有種大可以不賠償,把官司打下去。

再者,以為賠得夠多,就能贏得尊重,這又是中國人的價值觀,有錢就是大爺(香港人應該最明白他們這種心理) 。

相比之下,狼人好像比較可愛。

雜亂無章的影評,到此為止,日後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