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蝗行動,回響甚大,不但共媒港官嚴詞譴責,即使是碩果僅存的「民主大報」《蘋果日報》,其主筆盧峯也在社論狠批行動錯得厲害。

批評「驅蝗」的示威者很容易,只需祭出幾面旗幟即可。一曰「普世價值」:港人應該尊重人權,自由行旅客通過合正規手續合法來港,購物旅行是他們的權利,港人縱然不滿,也只應將矛頭指向政府而非人民,驅蝗行動完全背離香港的核心價值;二曰「理性務實」:驅蝗行動,對限制自由行旅客人數毫無幫助,激烈行動反而令政府可以轉移視線,將全香港人共同承受的旅客壓力演繹成是小撮「港獨人士」的法西斯思想,再大肆批鬥,推卸責任;三曰「民族感情」:即所謂「大家都是中國人」,驅蝗行動會使香港及中國民眾之間的感情受到破壞,人民內部出現分裂內訌,最後只會便宜了統治階級。

盧峯等知識分子,經常將一句名言掛在口邊,就是「永遠站在雞蛋那方」。這句話出自於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先生,他在2009年獲以色列頒發耶路撤冷文學獎,而當時以色列政府卻正在空襲加沙地帶,村上春樹在巨大壓力下仍到場領獎,但他在得獎感言中譴責以色列的行動。最動人的一句就是「在堅固的高牆和撞牆破碎的雞蛋,我總站在雞蛋的一方;不論高牆是多麼的正確,而雞蛋是多麼的錯誤。」,以高牆比喻專制的國家機器,而以雞蛋比喻手無寸鐵之平民,意謂知識分子必定會站在弱勢一方,向強權反抗。這句話之後就常被盧峯之流所引用,以為風尚。

然而,香港的公共知識分子們,當真是不論雞蛋如何錯誤,都站到雞蛋的一方嗎?

縱使驅蝗的示威人士在過程中有不恰當的行為,然而各人也應該認真聆聽他們的聲音。政府放任陸客湧港,陸客在港行為舉措問題多多,與香港社會風氣格格不入。而且陸客南下搶奪種種資源,更復以「恩主」心態對港人頤指氣使,自以為是打救香港經濟,然而陸客令港人日常生活產生諸多不便,怨氣最終在驅蝗行動中爆發,這是他們無可奈何,不得已下的發洩方式。

面對港府與大陸政府的任意放行,陸客正是助紂為虐的幫凶,他們也是這個政策的一部份。那些讓香港人煩厭的劣行也是他們所為,被港人指出錯誤後,不但毫無反省,反以自己在港消費多少錢為護盾,以為花的錢夠多,所做的錯事就有其正當性。誠然當日行動中受波及的陸客,不一定都財大氣粗或隨地便溺過,但正如有香港人虐待傭人,我們也一樣會感到蒙羞,大陸旅客要為他們的害群之馬分擔罪責,這正是他們需要為同胞所承擔的共業。

不論驅蝗者如何錯誤,不管高官共媒如何義正辭嚴(雖然他們是辭嚴而義不正) ,我們都應該站在被壓逼的一方、生活空間被剝削的一方、被土豪劣民欺凌的一方,就是我們香港人自己。

盧峯等人站著說話不腰疼,他們以為只要舉起「普世」、「核心價值」這些旗幟來評論事件,就萬事皆吉。然而他們卻沒有好好細味村上春樹的雞蛋高牆論的真正精神,所以請他們別再胡亂引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