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得知商台解僱李慧玲的消息,這不是一個會令人震驚的消息,只是聽到以後還是會稍稍訝異。從陳志雲的調任到李慧玲的解約,相距太接近,背後的黑手動作粗暴得過份,惟恐市民不知他在搞小動作,或者他的目的正是要讓所有人知道:是他做的,和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李慧玲從來不是筆者心儀的鋒煙節目主持。論主持時應有的客觀中立,她似乎過於鮮明,對嘉賓提問有引導性,有預設立場。她明顯偏袒泛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公民黨等溫和泛民,對激進民主派卻時有打壓;論橫眉怒目,批判時政,她不如鄭經翰、黃毓民等名嘴,她只是在後商台時代中,無魚之池裡倖存的一隻小蝦,受惠於兩位前輩被主流傳媒邊緣化,在言論自由日漸收縮的黑暗形勢,她才莫名其妙地顯得彌足珍貴。

然而當這隻小蝦也要被撈起再活活陰乾之後,這個無魚之池也只能淪落為一池死水,各大傳媒看見這個殺雞儆猴的動作,不是為同業挺身聲援,而是趕緊諂媚以自保;當有人連眼中的一粒沙子都容不下,要想方設法用種種手段將異己趕盡殺絕的時候,大眾似乎卻對這個危機視若無睹,或者是哀莫大於心死,或者是早已打定輸數,香港人是否已經認命了?

1013775_590539224366238_1339694938_n

今天下午李慧玲的Facebook 訊息。

或者有人說李慧玲可以到D-100去,到《蘋果》去……但這代表了又一個自由堡壘的分崩離析,那隻黑手不會滿足於此,他只會食髓知味,繼續打壓,直至令他的耳根完全清靜下來,社會完全「和諧」為止。

今日的嚴寒氣候,跟這則悲涼的新聞出奇的合襯,但身體的寒,總不及心寒。縱然今天的北風如何刺骨,但我們知道氣溫總會回暖,春天總會到來;在另一種「北風」猛吹之下,香港言論自由的隆冬,卻只會越加冰冷,而且不見天日。除非眾人意識到原來我們手裡握有火把,可以團結而取暖,可以驅寒兼驅邪,否則命運只有活活凍死一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