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香港出戰索契冬季奧運會短道滑速的呂品韜,向傳媒投訴港協暨奧委會安排不善。除向港協暨奧委會申請醫生隨團被拒,令小腿舊患得不到適當治療外,他又不滿隨團官員沒有關心其準備情況及傷勢,只懂在鎂光燈出現時「攝鏡」。而在過去二十四小時,作為代表團成員的數個港協暨奧委會高層人員的解話,包括團長王敏超的「敗仗責任推諉論」及義務秘書長彭沖「請安論」均展示出港官不可一世和對體育精神的藐視。

參與大型運動賽事 豈可沒有隊醫?

筆者不是運動員,也沒有運動管理學相關知識。只是,從一個平常人角度看整件事,都會不禁問,為何在一項大型的運動賽事,作為其中一參賽方當局竟然沒有委派醫生為遠赴外地運動員的身體狀態進行貼身的觀察和治療,這是說不通的。普普通通的一場球賽,除了雙方的隊醫外,場內也設有義務的救傷隊,更加不要說各中小學的陸運會都設有流動救傷站和救傷隊。偏偏由港協暨奧委會帶領的運動代表團參加國際賽事,就是沒有隊醫隨團,實屬笑話。

運動員與支援團體比例十比一 制度彊化

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劉掌珠指稱,對外出作賽的代表團的運動員與支援團體(教練、醫生)的數量是有規定,比例為十比一。她認為今次事件純粹炒作,並指是次團員安排沒有問題。筆者認為,十比一這個規定只是適用於擁有大量運動員的代表團上。難道代表團有九位運動員就不需要支援人員嗎?那怕是只有一位運動員,代表團亦有責任對其提供最好的支援,更何況是次呂品韜是有傷患在身?

代表團名額有限 運動員利益被犧牲

是次香港冬奧代表團一行共有七名成員。呂品韜指出,在備戰過程上只有教練呂碩和香港滑冰聯盟主席葉小燕能夠提供協助,其餘的成員包括港協暨奧委會會長霍震霆、義務秘書長彭沖及團長王敏超等都沒有理會他。其實上,在名額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典型的「上司與下屬鬥爭」就出現,而結果又是典型:打生打死的的運動員就是敵不過長官意志,亦改變不了港官只顧自己「攞彩」也不肯讓出一個名額予隊醫的心態。

港官解畫 愈描愈黑

整件事最令人氣憤的是代表團成員的回應。成員之一港協暨奧委會義務秘書長彭沖稱,成員抵步後有各自工作做,「唔通日日去請安?」。團長王敏超指出,比賽場地內有提供醫療服務,無帶隊醫沒有問題,更暗示呂品韜輸了比賽就把責任推諉他人。筆者認為,此等言論反映香港體育界高層的劣等思維,也可以解釋到為何香港體育發展長期處於落後狀態。

誰在推諉責任?

運動員為港爭光,港協作為統籌人,必須為他們作出最大的支援。在代表團名額有限之下,港協高層根本就可以作出協調,提供名額予隊醫以協助運動員。不幸的是,高層不顧運動員的福祉,只顧自己出國「遊覽」,責任誰屬,相信讀者們心中非常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