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國丞相李斯年輕時在地方當小吏,他見到居於廁所的老鼠饑餓惶恐,終日慌張逃命;居於糧倉的老鼠卻飽食終日,不禁感嘆人的賢能抑或不肖,都不過是由生活環境所決定而已。

居於廁所的老鼠和居於糧倉的老鼠,身處的環境不同,心態也自然不同,廁所的老鼠一定要拼命為生存而想盡辦法;倉庫的老鼠生活優遊,只想永遠保持現在的優質生活,自然不想改變。

教協監事會的選舉風波中,當權派的表現儼如倉庫的老鼠一樣,會長馮偉華在接受訪問時指韓連山的「進步教師同盟」參選是想將自己的政見滲透教協,是想政治化,又說若想真心為教協做事,應該參選理事會而非監事會。

教協怎麼忽然非政治化了?從爭取文憑教師合理薪酬的運動開始,教協參與過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創會會長司徒華更是一個徹頭徹尾政治人物,教協甚至加入了真普選聯盟,難道教協真是純粹一個教師福利俱樂部嗎?馮偉華怎麼現在才說有人想把教協政治化?

此外,欲替教協做事就應該參選理事會的邏輯也是莫名其妙,為什麼在監事會的位置表達意見,監察理事會就不算為教協做事呢?這跟保皇黨批評民主派只懂批評搞破壞,又有什麼分別?

說穿了,「進步教師同盟」會不會使教協政治化,這對本身已是政治組織的教協來說根本是偽命題,問題的癥結是同盟的成員的改革主張,挑戰到教協當權派維繫多年的穩定結構,「政治化」只是順手拈來的一件攻擊武器。馮偉華的言論,跟多年來保皇黨成員抹黑民主派的說話如出一徹,只是將批鬥對象從自己塗改成進步教師同盟而已。

一群飽食無憂的老鼠,現在看見人影就開始恐慌,所以出盡口術,這令人不得不感概:在權力面前,無論你是滿口民主公義的所謂泛民,還是建制派,脫光了衣服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