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日前撰文質疑社會主義行動(下稱左賊) 為「以巴群眾團結抗爭」籌款的目的、所得款項的去向,和籌款模式的缺陷。本以為筆者人微言輕不會得到回覆。幸得《熱血時報》轉載拙作,才使左賊注意得到,並作出了回應。可是該回應仍未能完全解答筆者心中疑問,唯有再以本文發問矣。

左賊聲稱原來他們既反對以色列,亦反對巴勒斯坦政權,他們提出以社會主義方案解決以巴衝突,支持以巴工人不分種族團結鬥爭。他們亦指我們以為左賊只能在以巴雙方選擇其中一個,是政治無知。

筆者的確要承認自己的無知,因為如此天馬行空的政治構想,的確是超出了筆者的常識範圍。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副教授在《網絡熱話導讀:誰在香港支持「以巴群眾」?》中指出,無論是主流以巴雙方,還是國際關係學者,多認為以巴衝突主要是宗教、民族、文化、乃至資源問題,在戰火連天的年代講「以巴階級覺醒」,未免太「離地」。筆者和大多數香港市民一樣,只是在地的草根階級,被一個以基層代表自居的社會主義組織恥笑為「無知」,只能虛心受教。

左賊解答了筆者三個疑問之一,但似乎尚有兩個疑問未有解答:

第一個疑問是,當日為「以巴群眾團結抗爭」所籌得的款項,到底用到那裡去呢?

左賊的回應中提及過他們曾經籌款支持在南非以至埃及的組織;然而筆者早前感到疑惑的是,他們當日為「以巴群眾」所籌的款項,到底去向如何?為何左賊要將視線從以色列轉移至南非呢?

既然左賊聲稱要聲援以巴群眾團結抗爭,那麼在雙方人民仍然互相敵視,還未能醒覺帝國主義陰謀的時候,左翼們很應該肩負起教育當地人民的重任,就像點醒筆者一樣,飛到當地跟他們上一課,使之認清族群鬥爭的錯,唯有社會主義才是他們的救星,不要讓他們如《熱血時報》那群大香港主義者一樣,引火自焚!

即使左賊不親力親為去做教育工作,也應該將籌得款項匯到中東,支援當地名為「社會主義鬥爭運動」組織的工作,否則,錢留在香港,難不成銀紙就這樣放著不動便可以令以巴人民自動覺醒不成?

不過,相信錢不會放著不動的,因為他們的網頁透露:「我們亦花費了數千元旅費,到其他國家建立我們的組織,實在需要更多資金」,那麼又要不厭其煩地再問一次,到底錢用到了那裡去?如果,只是如果,那些款項不是用在中東,而是用在芭提雅、歌舞伎町,或者阿姆斯特丹的組織上的話,那麼是不是該向那些以為錢是直接援助以巴群眾的無知市民交代呢?

390279_514617625217102_1021338897_n
阿伯你都呃?

其次,如果左賊們所騙……籌得的款項,原來不是直接用在籌款的議題上的話,那麼這種行為是否有檢討的必要?

既然籌款行動引起了這麼多的紛爭和誤會,是不是代表左賊的理念根本沒有深入到基層大眾的心裡?為什麼他們從不檢視自己的不足,而是動輒指責群眾無知,一副高高在上洋然自得的樣子?他們既然在回應中高聲疾呼:「我們的目標是建立以社會主義為綱領的新工人政黨,自然要從街上小額募捐,爭取勞苦大眾的支持。」為什麼這句慷慨激昂的話就不能成為你們橫額上的籌款議題,而是要花那麼多心思,創作出比桂林夜市小食更多花款,範圍橫跨七大洲、五大洋的議題呢?

借用沈博士所一言作結:假如真正認同托派的「以巴群眾觀」、捐款的「行動」或旅費用途,支持自無不可;但假如只希望直接援助受戰火影響的巴人家庭,則有其他大量團體可供選擇。假如有捐款人以為是捐了給後者,而不知道是用作前者的托派用途,誤會就大了。社會主義行動的成員們,你們敢為這個大誤會負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