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印傭案

香港地,好事不出門(雖也沒甚麼好事) ,醜事總會登上外國報章傳之千里,印傭在港被變態僱主以滾水猛淋,遍體鱗傷,轟動國際。我城被諷之為「現代奴隸社會」,香港出現此等醜聞,網上輿論不是檢討保障外地傭工權益問題,卻是熱心地在發掘研究,施虐僱主到底是來自大陸還是香港?

不知是那家傳媒先爆料稱僱主是大陸人,本土派以為抓到機會,迅即一陣喧囂,稱僱主因受中國教育致使如此狠毒,香港人再次被大陸人連累云云,藉此再連結到自由行湧港、新移民福利之類中港矛盾的問題,加以發揮。可是不久後傳媒又稱原來該僱主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本土派陷落尷尬的境地,攻擊也漸漸偃旗息鼓。

不久前的拐嬰案已經將此情境重演一遍。當時那位母親聲稱嬰兒被操大陸口音的人拐走,當時很多人都對此深信不疑,網上也一片沸騰,對大陸人的指責鋪天蓋地而至。但及後才發現竟是母親撤謊掩蓋嬰兒已死的事,一眾大愛左翼人士也將連日所受的譏刺加倍奉還,本土派也是欲辯無從。

這兩件事發生的時間相距不遠,本質無關政治,但卻同樣牽扯到中港矛盾的熱議題上,同樣是在被告的「出身」上大造文章—是香港人?還是大陸人?先傳言疑兇為中國人,令本土派大呼「地獄鬼國」民族基因之卑劣,才做出拐嬰虐傭之事;待到證明是香港人所作好事,則左翼大肆反擊,高叫「右膠」借題發揮,亂扣帽子,鍵盤戰士網絡公審,排外情緒要正視云云。

本土優先,香港人優先,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無容置疑的核心價值,不論香港人會否犯法,會否作惡,都不會影響這個核心價值的正當性。然而,當每件罪案發生時,網上的本土派主動質疑犯人必是大陸人,卻對本土思潮的申張毫無幫助。而且,當證實這種標籤是錯誤的時候,不但會招來譏諷,更會使中立的旁觀者對本土優先的理念產生不必要的質疑。

說回虐傭案上,僱主的身份,在短時間內就由「大陸新移民」變成「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兩個版本都是由主流媒體披露的,錯誤的資訊發佈直接導致了左翼和本土派的互相攻訐,不論兩者的立場有什麼差別,他們仍至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反對中共,和爭取香港的民主。到底在那些主流傳媒的背後,是不是有人授意去散播矛盾的訊息來挑起罵戰?這是值得玩味的。

這次事件揭露了不少外傭在香港受到肉體及精神虐待,竟然不敢聲張,數字驚人,只因她們在香港人生路不熟,既不熟知香港法律,也因為她們當初來港時就要欠下中介公司高昂的中介費用,轉工需添加一筆新的中介費債務。很多外傭在港辛勞多年,結果也沒賺得多少個錢回鄉,這是制度上需要正視的問題,否則再多抓幾個施虐者,「現代奴隸社會」的惡名也很難除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