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旅客數量持續增長

在中國旅客「個人遊計劃」實施以來第十一個年頭前夕,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於一月中旬發表《香港承受及接待旅客能力評估報告》,回顧和分析個人遊計劃帶來的大量旅客對香港社會造成何等程度的影響。縱觀整份報告,政府未能為現時香港市民所最關注的議題包括公共交通過度擁擠及中國旅客搶高物價等等作出積極回應,而同時報告的主軸是強調持續提高旅客容量.在不解決核心問題之下仍一味提高旅客來港數量目標,只會加深問題,身陷泥沼。

「個人遊計劃」於二零零三年七月開始實施,當時的香港剛剛擺脫了非典型肺炎的威脅。在《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簽定條款下,開放城市的數目擴大,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間計劃的開放城市增加四十四個。

據政府統計,在二零一二年經個人遊來港的旅客有二千三百多萬人,比零四年增加百分之八十一。增幅之大,其影響完全可反映在香港社會身上:本地物價因中國旅客龐大消費力而大幅上升;公共交通系統對大幅增加的人流流動應付不暇;中國旅客劣行惹港人反感.報告對於此等問題竟然輕輕帶過,而有關因「一簽多行」引起的水貨客問題,更是隻字不提。

稍有經濟學知識的人都會知道,對商品的需求增加必然會令其價格上升。在中國旅客強勁的消費力之下,經濟活動固然變得頻繁,但隨之而來,就是整體物價飛升。報告的第八章是關於「個人遊」的經濟影響,內文三大段,竟然無提及通脹問題,不知政府官員是否瞎了眼,還是過於「離地」看不見民情?零三年「沙士」爆發後,發展旅遊業成為拯救香港經濟的快速良方。但是,凡事有兩面,昔日的良方到今天就變成毒品。「個人遊」的擴展加上政府無能,使香港逐漸依賴旅遊業作為主要經濟收益來源。事實上,在二零零九年起實施的深圳戶籍居民「一簽多行」計劃加速香港惡性通漲和令經濟走向單一化,可謂雪上加霜。「一簽多行」計劃令旅客從事走水貨活動,每天利用「多行」之便多次往返香港邊境,在香港大量購入奶粉等日用品返深圳轉售圖利,造成北區水貨客為患及本港奶粉供應短缺的亂象。但更重要的是,「個人遊」和「一簽多行」已經影響到社區經濟的正常供求系統。

從微觀角度,對於社區而言,「一簽多行」令非旅遊地區的租金與物價大幅飆升,使小店失去立足之地,換來一間又一間的連鎖店,趕絕小本生意.從宏觀角度,對於香港整體而言,旅遊業作為輸入性經濟收益的行業,其為香港經濟實質帶來的全面增長以及繁榮遠比政府的說法少。零售業是旅遊業主要受惠行業,但香港的零售業,尤其是那些專門做旅客生意的業務,已被大財團壟斷。雖說香港就業人口有大約百分之二十五從事零售業和相關的進出口業,但是大多是受僱形式,究竟他們有幾多是真正確切地享受到增長成果?在薪金上升幅度追不上通脹幅度的情況下,香港大部分市民作為打工仔,眼見經濟受「中國同胞」帶動變得繁榮,他們的可支配收入卻不升反跌。

研究承受力的另外一個指標就是公共交通的承載能力。報告中有關公共交通的承載能力一環,政府的主調就是增強班次以解決擁擠問題,僅此而已。讀者不要忘記,政府現時並未有為公共交通的擁擠程度作出一個定義,在沒有定義下口說改善,成效會有多少?在沒有制定一個受大眾同意的公共交通擁擠定義,政府又如何解決人多為患的問題?

這份報告沒有對症下藥,未有為經濟結構日益失衡及公共交通過度擁擠作出積極回應。在根本問題未解決下繼續追求旅客增長,就像兩手不斷向外拉扯橡筋的兩邊一樣,橡筋一定會斷開。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