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發表第二份施政報告,有人認為其政策有切實履行競選承諾,不惜增加政府恆常開支而推行扶助低下層的褔利措施,表明政府的決心;亦有批評指改變香港量入為出的公共理財政策,而且無視香港經濟困局,繼續推銷其不得人心的中港融合論,不論如何,這份施政報告的民粹色彩極濃,且處處有政治目的,比以往的施政報告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見縫插針建樓 犧牲生活空間

「重中之重」的房屋政策繼續成為施政報告焦點。政府在市區尋找僅有的可用空間,甚至不惜更改政策以建造房屋。如放寬南區華富邨一帶的限制,增加公屋及居屋單位;檢討啟德發展區的規劃,增加住宅及寫字樓數目,甚至進一步研究填海以至地下城的計畫,以達到未來十年47萬個單位的「建屋指標」。

此舉被不少人批評為「盲搶地」,見縫插針地興建住宅,破壞城市規劃,犧牲原區居民的生活空間,可住的單位雖多,空間卻更擠逼,政府只看冷冰冰的「建屋數目」,但「建屋目標」只屬紙上談兵,如何收回土地,建屋的速度,填海的地點等都未有談及,加上社區設施能否承受新入住的居民、新住宅會否影響通風程度、生態環境會否破壞、是否應以新市鎮取代市區盲搶地等等問題,都是政府需要解答的問題。

開倉派米 籠絡低下層

梁振英得以在特首「選戰」中擊敗唐英年,源於他一直善打福利牌,關心低下階層的姿態。在這次的施政報告,梁振英在扶貧上亦著墨頗多,例如新增低收入家庭津貼、將關愛基金部份項目恆常化,資助清貧學生、綜援戶及傷殘人士等,草根階層市民對梁振英可能加分不少。不過他在全民退休保障、最高工時立法、取消強積金對沖方面,卻採拖字訣,既沒有兌現競選承諾,甚至交代也沒一聲,這些真正能扶助貧苦大眾的政策,比起種種津貼的小恩小惠更重要,故此梁振英政府只能說比曾蔭權稍有承擔而已。

縱然梁的褔利政策只算隔靴搔癢,他跟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理財哲學已出現明顯的矛盾,曾俊華指新政策會使政府經常性開支增加二百億,但不久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卻公開反駁開支只是一百億,最後更要梁振英本人親自解釋他和曾俊華之間的關係,政府的種種表現似是將權鬥升上台面,港英政務官精英思維和梁朝新貴代表的民粹主義,差不多要公開決裂。

一意孤行 續推中港融合

梁振英僅在報告中以寥寥數句交代政制改革的發展,卻長篇大論,以一個廣西年青人故事「鼓勵」香港的年輕一代北上發展,施政報告理應清楚闡述政府的各項措施和發展目標,而非心靈雞湯來鼓勵如何令人成功;政府更不應將當地的問題推卸給其他地區或國家,若希臘總統要當地人到德國尋找機遇以解決希臘的失業率高企問題,筆者相信他會立即下台。香港雖屬已發展地區,但不代表社會流動性完全停頓,政府有責任開拓其他產業,使年輕人的出路及機遇增加,而不只是叫他們離開香港了事。

梁振英不只對付後生一代,更向老一輩埋手。政府在內地購買老人院宿位,將老人家趕回內地解決香港宿位不足的問題,對於長者,入住安老院已是為勢所逼,試問誰不想與子女相聚?梁振英卻將他們趕到更遠的地方,他們不是踢得越遠越好的垃圾,改善私營安老院質素,讓長者願意入住才是正事。

 

總結

Policyaddress2014_cover

梁振英一改特區守財奴形象,終歸是好事,但願不是虛晃一招,最高工時、強積金對沖等,仍是待解決的問題。公共開支不斷增加,政府也要面對財政壓力,屆時可能要以發債或加稅等措施增加收入。更重要的是,新移民綜援爭議未完,大批內地移民來港申請褔利,此時特區政府卻開倉派米,香港或要面對好幾年的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