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於2013年12月5日在約翰內斯堡家中病逝, 享年95歲。

曼德拉是最受尊重的政治家之一,自從他帶領南非結束族種隔離政策,走向多種族的民主制度。曼德拉於1993年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1994年5月10日曼德拉成為南非首位黑人總統,達至傳奇人生的高峰。

曼德拉曾被當地政府囚禁達27年,這不但未有摧垮他,更使他變得堅強。出獄後他以自嘲來展示其幽默、活力,而對別人寬恕令他成為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

鬥士和領袖
曼德拉生於1918年,父親是大酋長的高級助手。曼德拉因經常目睹大酋長在法庭審案而決心要當一名律師。

曼德拉(右)與奧立佛•坦波開了南非第一家黑人律師行
1943年,曼德拉加入非洲人國民大會(簡稱非國大),先以活動人士身份參加該組織,後來成為非國大青年團的創始人和主席。
1944年,26歲的曼德拉與伊芙琳•梅斯結婚,兩人生了三個孩子,於1957年離婚。
1952年曼德拉獲得學位後取得律師資格,與奧立佛•坦波在約翰內斯堡開了一家律師行。兩人與非國大的其他成員一起發起了反對種族隔離政策的運動。
1956年,曼德拉與其它155名活動人士面臨叛國罪的指控,經過四年的審判,當局取消其指控。
1958年,曼德拉與第二任妻子溫妮結婚,她後來在要求釋放曼德拉的運動中發揮積極作用。
1960年,南非警察在沙佩維爾鎮向黑人示威者開槍,69人被打死,非國大被迫轉入地下組織。
曼德拉認為和平抗議不能奏效, 需要調整策略。當時已是非國大副主席的曼德拉發動經濟破壞活動,最終因犯下蓄意破壞、賣國以及暴力陰謀等罪行而被逮捕。
1964年,曼德拉被判終身監禁。
曼德拉被關進開普敦桌灣的羅本島上的重刑犯監獄,與其他犯人一起在採石場幹苦力活,他成了他們中的領頭人。
1968到1969年期間,曼德拉母親去世,他的長子也在車禍中喪生,他未能獲准參加親人的葬禮。
曼德拉在羅本島上被囚禁18年,直到1982年才離開島嶼被轉送到波爾斯摩爾監獄。
儘管曼德拉長期被監禁,南非當局仍然無法抹去他在黑人心目中的地位。八十年代中,黑人城鎮發生騷亂,曼德拉的肖像貼得到處都是,甚至還出現在T恤衫上。
1980年,流亡海外的曼德拉的朋友坦波發起釋放曼德拉的國際運動,國際社會也加強了對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政府的制裁。
重獲自由

1990年2月11日,曼德拉在被囚禁27年後重獲自由。

許多國家對南非政府實施制裁。曼德拉70歲生日時,倫敦的溫布利露天體育場舉行一場音樂會,要求釋放曼德拉。

壓力最終產生效果。1990年,南非總統德克勒克解除對非國大的禁令,同年2月11日,被囚禁27年的曼德拉重獲自由。

那天下午,曼德拉從監獄大門出來時,人群中爆發「非國大」的歡呼聲,大家都朝監獄大門跑去。從曼德拉走出來起,他便成為自由人。
1993年,曼德拉和德克勒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5個月後,南非舉行歷史上首次包括全民選舉,曼德拉當選總統。

曼德拉面臨嚴峻挑戰,貧困人口的住房和貧民窟是他首要解決問題。

曼德拉知道解決南非問題的關鍵是黑人與白人和解,他把日常工作交給副手姆貝基,自己則專注重塑南非的國際形像。

1995年,南非橄欖球隊贏得世界冠軍,曼德拉與球隊隊員一起助興,南非的白人開始接受他。南非橄欖球隊隊長皮埃納回憶當時的情景時說:「我們在更衣室看見他。他拿起我的球衣,還穿在自己的身上。我感到很激動。那一時刻,我是永生不忘的。我們開創了歷史。」

困難重重
曼德拉靠自己的政治技巧幫助南非取得和解,但卻無法解決南非的社會問題。黑人聚集區一貧如洗,大城市的犯罪率持續上升。
曼德拉的私人生活也遇到諸多難題。他的妻子溫妮因綁架和參與攻擊他人而被定罪,使曼德拉陷入深深的痛苦。1992年,兩人離婚。

離婚後,曼德拉娶了莫桑比克已故總統的遺孀格拉薩為第三任妻子。

曼德拉與溫妮離婚後,娶了莫桑比克已故總統的遺孀格拉薩為第三任妻子。

1999年6月,曼德拉卸任,他參加了繼任人姆貝基的就職儀式。姆貝基認為,由於曼德拉的出現,南非才能避免流血衝突。有了曼德拉,南非才得到解救。

卸任後的曼德拉在國際生活中仍十分活躍,為防治艾滋病奔走呼籲。他還參與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布隆迪和非洲及世界其他地區實現和平的談判。

2004年,85歲的曼德拉宣佈退出公共生活,之後幾次在公眾場合露面,大都與他發起慈善機構「曼德拉基金會」的工作有關。

2005年,曼德拉宣佈他的兒子馬克加托死於艾滋病。這不僅在南非,而且在整個非洲大陸都引起了震動。因為在非洲敢於公開承認直系親屬死於艾滋病的人還不多。

曼德拉說,他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提倡一種更高的透明度,「同等對待艾滋病與其它疾病」。他的舉動贏得了艾滋病活動人士的讚賞。

在過去兩年中,曼德拉數次進入醫院接受治療,健康狀況日益引人關注。

曼德拉1980年代被監禁時曾感染肺結核。

最近幾個月,曼德拉由於不斷的肺部感染數次入院醫治。

盡職盡責
慶祝世紀之交的儀式上,曼德拉曾被囚禁的牢房中點起一支蠟燭,象徵民主南非的希望,「在未來的南非,不論種族和膚色,人人和睦相處」。曼德拉心胸寬闊,不計私仇,他的精神使南非夢想成真。

有一次人們曾問曼德拉,他希望世人如何紀念自己。他回答說:「我希望我的墓碑上能寫上這樣的一句話:『埋葬在此都是已經盡了自己職責的人』。除此之外,我別無他求。」

消息來源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world/2013/12/131105_mandela_orbituary.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