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9日早上一名就讀中華基督教會基真小學的小五女生,從5樓墮下重傷昏迷,送院後不治。校方出事後並無即時報警,反而先召聖約翰救傷隊到場,被質疑拖延救援。有傳媒引述目擊現場的學生指當時有大量血跡,顯示校方稱以為女生只是暈倒的說法未能成立。
基真小學在出事三日內連續發聲明解釋表示事發時,當值教師看見女童羅芍淇「倒臥在地」及「在操場暈倒」,便「按校方既有程序處理」,通知有急救資格的教師到場及致電聖約翰救傷隊。

《蘋果日報》及《明報》訪問基真小學多名學生及附近街坊,均指事發時看到一大灘血跡並聽見巨響,絕非校方堅稱的「倒臥在地」及「在操場暈倒」,就讀小二的慧慧憶述前日早上,她正在地下操場看圖書,突聽見「砰」一聲,之後發現倒臥的人是師姐羅芍淇,慧慧說:「佢(羅)攤喺度流好多血……有兩個老師幫佢急救,之後有啲救護車同着白色衫嘅人嚟……」事後慧慧驚嚇過度,在半夜會發噩夢,更會手震致不能寫字,事發後一日需請病假。另外亦有兩名男同學聲稱,事發當日曾在操場見到大量血漬,又指老師叫他們不要對外談及事件。

校長堅稱跟程序
基真小學校長黃靜雯見傳媒交代事件時,據《蘋果日報》描述,記者至少七次追問她為何校方判斷死者只是「暈倒」、有否流血及為何沒有報警時,她眼泛淚光並重複地說:「根據老師資料,當時女生倒卧在地,遂按既定程序通知聖約翰救傷隊……」但被問及甚麼是既定程序時,她凝望手上新聞稿,呆了八秒才說即時召喚有急救資格的教師到場是既有程序,及致電聖約翰救傷隊後仍繼續急救。

校方在聲明指已在聖約翰救護車出發前報警,但根據聖約翰救傷隊提供的資料,當天早上7時46分接到該校「有人暈倒」報告,救護車一分鐘內出動,途中主管從校方口中得悉羅芍淇疑從高處墮下,鑑於案件性質,於是在7時55分報警。聖約翰救傷隊於7時57分抵埗為羅芍淇急救,8時19分將羅芍淇送抵瑪嘉烈醫院。

荔枝角的消防處救護站只距離學校0.9公里,而聖約翰救傷隊到校的距離則長達6.9公里。當黃靜雯被問到為何捨近取遠時,即面露難色,没有回應便離去。

曾有在教育機構和社福機構工作的人士向《主場新聞》表示,出事時機構第一時間會打電話去就近醫療團團體,涉及犯案才報警,目的是避免媒體到場,此操作已成慣性指引及不成文規定。

同窗暗示墮斃女生受欺凌
離世女生同學紛在facebook留言悼念,並轉載一張有關校園欺凌圖片,說明為「欺凌造成的傷害是一輩子的,如果你也反對欺凌,請分享!」其中有女同學更留言:「其實我好唔開心,你做乜咁睇唔開?我同你都算熟,我見過你畀人蝦,我做乜唔幫?!好後悔,你好善良,知唔知?」

基真發家書 仍堅拒道歉
基真小學就學生墮樓事件不即時報警,事後受社會各界批評。12月13日,校方發出致家長、學生及校友的家書,仍沒交代事件詳情及道歉,也沒說清校方的處理手法,只提及事件令教師備受壓力:「鋪天蓋地的報道令教師們備受壓力,部份同工已面臨崩潰邊緣。」

只提教師壓力大
家書以校長黃靜雯的名義發出,文章開首指:「何以在基真這個充滿歡笑的校園裏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然後講及應對傳媒、輔導學生連串額外工作的辛勞,「這幾天,在清晨的會議中,我看到的是同工們一雙又一雙通紅的眼睛,臉上一道又一道的淚痕」。
對於墮斃女童的不幸,家書只有一句:「痛失一個寶貴學生的生命而感到極度哀痛。」並希望眾人繼續支持校方。此外,教育局曾要求校方提交全面報告,教育局指暫未收到有關報告。

來源:主場新聞
http://thehousenews.com/society/%E5%9F%BA%E7%9C%9F%E7%A8%B1%E4%BB%A5%E7%82%BA%E5%A2%AE%E6%A8%93%E5%A5%B3%E7%94%9F%E6%9A%88%E5%80%92-%E5%90%8C%E5%AD%B8%E8%AD%89%E6%9C%89%E5%A4%A7%E9%87%8F%E8%A1%80%E8%B7%A1/

太陽報
http://hk.news.yahoo.com/%E5%90%8C%E7%AA%97%E6%9A%97%E7%A4%BA%E5%A2%AE%E6%96%83%E8%8A%8D%E6%B7%87%E5%8F%97%E6%AC%BA%E5%87%8C-223534126.html

蘋果日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229/18570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