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於12月4日公布,政府就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正式展開五個月的公眾諮詢。政府表面上應該沒有任何立場及對任何意見持開放態度,然而政府在55頁諮詢文件中已有其立場。文件不斷強調任何提名權建議都不能繞過提名委員會、中央在特首選舉過程中有實質權力,從而引導市民認為提名委員需屬於四大界別,甚至明示提名委員會必須使用「機構提名」,已完全否定「公民提名」,令不少人認為這次諮詢是「假諮詢」,呼籲市民加入和平佔中,力抗假普選。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發表政改諮詢聲明及介紹。今次諮詢主要就提名委員會組成、選民基礎、產生辦法、提名程序及特首選舉投票安排等七點進行諮詢。林司長雖不斷重申政府現階段不會評論具體方案,文件亦末有直接提及公民提名,但整份文件反覆強調任何繞過提名委員會的提名程序,或削弱提名委員會實質提名權的建議,都可被視為違反《基本法》第45條,又重申中央有權不任命普選產生的特首。

引用京官「講話」當聖旨法治蕩然無存

諮詢文件除了重覆申述中共有實際權力,更試圖以中共官員講話凌駕法律之上。文件先引用全國人大副秘書長在2007年的講話中對「參照」一詞,在解釋「機構提名」又引用喬曉陽於2013年3月24日的講話,解釋提名委員會實際是一個機構,由它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是一種機構提名。政府一份正式文件竟以一京官的談話內容,來決定一個尚未成立的機構,令人懷疑香港在特首選舉方法的諮詢,到底是否真的會聆聽市民的意見。

多方面設限 鳥籠諮詢

60頁諮詢文件中,直接涉及特首普選諮詢內容只有12頁,文件提出七條有關普選特首問題諮詢公眾意見,包括提名委員會的人數及組成方式、提委會選民基礎、產生方法、提名特首候選人的程序、普選特首投票安排、以及當行政長官當選人不獲中央任命時,是否要立法重選等。
雖然負責政改諮詢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一再強調,諮詢無傾向性,但文件以大量篇幅交代《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決定對普選特首的規限,又講明人大常委就普選特首決定中,強調提委會參照1,200人選委會組成方式,而七條有關普選特首問題中,也是以1,200人組成提名委員會、內分四大界別為諮詢藍本,要求市民對提委會是否增減人數、增減界別分組、是否擴大選民基礎提出意見,完全跳不出1,200人的「鳥籠」。
七大問題中有關提委會提名特首候選人的程序一條,其實並非諮詢市民,只是重申按照《基本法》及人大常委決定,特首候選人必須由提名委員會以「機構提名」產生,暗示政府不會接受不符要求的特首候選人提名建議。

佔中公投效果成疑學民倡五區公投

和平佔中運動在元旦日發起電子公投運動,投票題目共三條:
1.特首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應予提升
2.特首的提名程序不應設篩選機制
3.特首的提名程序應包括公民提名元素

結果共有六萬多人參與投票,逾九成四人支持提名程序應包括公民提名元素、不足九成人接受提升提委會代表性。然而題目本身詞義含混,結果可作多種解讀,有論者認為結果未能清楚反映市民意向,佔領中環的3位領導人都承認各人對投票結果都可各自解讀。

學民思潮1月2日召開記者會,宣布為政改及全民提名,展開游說工作,會見不同泛民黨派,爭取再發動五區公投。一旦五區公投再付諸實行,希望爭取到最少30%合資格選民支持。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表示,1989年2月的基本法草案附件,曾容許全港市民公投決定普選的實行方法,但是六四事件後,當時的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梁振英宣布終止諮詢而令港人失去公投權利。黃之鋒認為現時推動五區公投,只為完成歷史任務。

學民思潮的聲明指出,他們會優先推動五區公投而非「超選公投」,因為超級區議員並非完全由直選產生,而學民思潮正為爭取全民提名特首候選人而戰,採用超選公投實與「全民提名」的追求有所矛盾。

學民思潮說將參照《基本法》第二稿確認公投議題的歷史標準,建議今次五區辭職公投的議題通過標準,為獲得全港30%以上的合法選民贊成。按照現時選民總數約350萬,目標是有過百萬選民支持五區公投。

而在未來一個月將陸續游說各大泛民主派政黨參與辭職公投,並且連結民間為政改運動泛起新一輪巨浪,第一個游說政黨是社民連,於本月13日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