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審法院5名法官12月17日一致裁定,居港7年才可申領綜援的規定違反《基本法》,為居港未滿七年的單程證人士申領綜援大開方便之門。有關裁決來自一名內地婦人孔允明的司法覆核,她於丈夫離世後申請綜援,因居港未滿7年被拒,於是在2008年10月申請司法覆核;孔婦在原訟庭及上訴庭均告敗訴,惟今早終審法院宣判居港滿7年才可申領綜援的規定違憲,判該婦人上訴得直。

終院判詞指出,《基本法》第36條訂明香港居民(無「永久性」字眼)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之權利,不可在無合理基礎的情況下限制相關權利。雖然《基本法》同樣訂明政府有權修改相關限制,但修改限制必須經法院在憲制層面覆核;社署2004年修訂綜援申請規定,未有經法院覆核,亦未經立法機構審議。政府一直指訂立該規定是為了節省開支,確保該社會保障計劃可長期維持,但判詞指規定節省的開支「微不足道」,與長期維持社會保障計劃的目的無關係。
孔允明現年62歲,2003年與76歲香港男子結婚,2005年獲批單程證來港,但抵港一日後丈夫便離世;孔於2006年初申請綜援,遭社會福利署以其居港未滿7年為由拒絕。代表孔允明的資深大律師陳文敏早前陳詞指出,《基本法》36條無區分「永久」及「非永久」居民,又引數據指申請綜援的新移民比例遠較永久居民低。

而在元旦日大遊行,期間部分參與「反赤化、反蝗蟲」遊行的人士,因不滿社區組織協會早前協助內地婦人孔允明就領取綜緩七年限制上訴得直,故昨在中環遮打道狙擊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並辱罵蔡是「賣港賊」,混亂中蔡亦疑被紙牌擊中,最後需在環球大廈乘的士離開。

蔡耀昌在香港電台節目「左右紅藍綠」中回應,有人以謾罵、咒罵、圍攻及威嚇的方式取代討論,實在是社會進步的悲哀,而事件發生在爭取民主的遊行中令他感到諷刺,他又說,期望未來社會運動的參與者,應有更遠大的理想及胸襟,以和平正義去抗衡不文明的專制政權。他重申,終院的裁決的法律依據,已有不少法律學者作解釋,社福界亦普遍認同,判決對公共財政影響有限,社協為孔允明提出司法覆核是為了社會公義。
不過,「反赤化、反蝗蟲」遊行的發起人金金大師則在facebook群組回應,認為社協如今仍站於道德高地,譴責想表達意見的普通市民,絕對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亦表明他們不諒解一般市民的感受。

在很多政策上的分歧,亦會有政黨或政治組織互相進行追擊行動,如今只是一般市民向蔡耀昌先生,當面表示對綜援案,可能帶來的深遠影響表示不滿,難道這就是不文明及歧視行為嗎?你們不是一個大愛團體,更是包容及聆聽不同意見的嗎?原來追擊行為只是政黨或政治組織的專利,而一般市民是不容許的。在此本人對蔡耀昌先生及社區組織協會,所作出的聲明表示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