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我希望在膠紙、膠登時報、以及膠登裡的所有作者都有收獲,你們的付出並不是石沉大海,或者只給小圈子的讀者看完便算。你們可能得到一次創作的經驗,或者得到某某出版社的垂青。創作時間長了,說不定得到「駐站作者」之類的銜頭。魯迅曾說:「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創作之路困難荊棘滿途,但這可不是退縮的藉口啊!

順便喘一口氣,其實創作本來不難,但要在香港裡發表一篇有人看的文章,賺到足夠自己溫飽的稿費,甚至發表的機會是難上加難。日漸商業化的文化產業中,傳統文學漸漸被煙沒,文人(或稱作家)在有穩定收入之前,看來會被逼走著迎合廣泛讀者這道路上。香港果真毫無發表傳統文學的渠道嗎? 有。例如《字花》、《香港文學》等傳統的文學雜誌。但是值得提醒的是,這類雜誌絕對無可能消化大量的稿件,更遑論要獨立出書,話說全港有志於發展傳統文學的人也不少的。

再者,聽聞康文署對這些傳統文學雜誌的資助漸漸減少。這類文學雜誌本來讀者就不太多,在內憂外患下,文學雜誌還有多長的壽命?《膠紙》、《膠登時報》?歡迎!但它不是商業文學雜誌,亦無必要為傳統文學服務,加上發展需要時間,由網上轉為實體有很複雜的程序。作者在投稿之前得需衡量一下:它是一個消遣娛樂與文學作品並重的平台,不是作家路上的踏腳石,更不會有稿費(同時在此感謝各位作家的無言「奉獻」)。對的,你可以在《膠紙》上賣廣告,但作家要自己有個人的名氣,最終還是靠自己。好了,不選擇這些雜誌,要撕破臉皮轉攻流行文學、通俗文學,例如流行小說,亦不是易事。

本土作家要出頭、要出版,絕大部分作家有三條路選擇:第一就是徵文比賽的勝利者,而且大多是小說徵文比賽。香港的主要有雙年文學獎、全球華文青年獎等等,總之就是康文署或者是一些大學弄出來的。然而,這些優勝者有了名銜和有名氣甚至有書迷追看你的作品是另外一回事。絕大部分的優勝者拿為了獎金便作罷,而主辦單位只顧不斷吸引作者,卻沒有推廣出去,哪怕是賣個廣告也好。只放在圖書館作展覽的話,我倒想問,到底有多少個書迷會路過、駐足欣賞而且把作品深刻印在腦海中?有的,少。這些作品、這些作者名露出一段時間後便不知被藏在哪兒。我猜本土作家就算如何擺脫商業味,追求的都是一個令大眾都能記住的筆名,而不是甚麼《香港作家大典》、《香港新詩選2013》,這些如字典般厚的書裡的其中一頁。我不知如何舉例,反正公共圖書館裡一抓一大把,包裝很新,而且染了一點塵。

更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優勝者本身已是作家,不過這些獎項沒有帶來甚麼改變。他們拿獎的時候沒被傳媒廣泛的報導,那些合照都是放在比賽的官網便作罷了。可洛(梁偉洛)是一名不錯的作家,亦曾奪得雙年文學獎小說組的冠軍,可惜,他仍沒有因此蜚聲國際(當然我深信他還有讀者群),依舊沉寂於文壇中。要得到傳媒的報導,要求可能是得到全國性甚至國際性的文學獎。把時代撥前一點,王良和、也斯、劉以鬯,他們有些也曾奪相若的獎項,雖然沒有大紅大紫,但至少了解香港文學史,也會記得他們的名字。大概是時勢所趨,以前的人娛樂不多,閱讀是其中一樣主要消遣。而且以前的出版社沒有現在這麼重商業味,提供一個不錯的發展環境。時間一長,當香港文壇的人才漸漸凋零後,就把僅餘的人才捧高地位,卻沒人發覺這是青黃不接的訊號。現今全球化的社會裡,香港作家大可以把文學作品/文化輸出,但所見的都是被人反過來霸佔。

第二就是自資出版,例如紅棉社、明報等。本人很討厭這種玩意。連出版的成果都未看見就要搗一筆錢出來,金額由一萬多至數萬元不等,絕不是小數目,而且質素參差。美其名說幫你弄封面和推廣,結果印了千多本書,也未能賣清,甚至滯銷。賣書的黃金機會是書展,可惜只有一年一度,而且若果代表你的出版社的攤檔的位置不好、或者被其他書淹沒的話。「蘇州過後冇艇搭」,你的書就等著入倉吧!在香港從來就不流行「有麝自然香」的規則。相信不少有心從事文學創作的人也聽聞書本在書店售賣是需要上架費,若果銷量不好便會打折扣甚至要作家本人自行清理存貨,特別新詩作家,「死」了一大片。有些作家拿書去寄賣,但人家都要掙錢,未必肯接受你的請求。所以在自資出版之前,要有心理準備和虧本的風險。

最後一種便是網絡文學,作家在網上發表作品,最後獲得出版商的青睞。看似容易,但作家忽略一樣東西──競爭環境。網絡文學本來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若你跑去大陸的小說網,你一定找到很多數十萬字但點擊只有數萬甚至數千的作品。若果膠登裡有寫手從這種方法去出版的話,我在此熱烈恭喜祝賀。奈何現實就是由發表作品以至受到出版社的注意,需時數月至數年不等。八輩子的約定用了三年,更有些等了更久的也不足為奇。而且機會極微,和改編成影視作品一樣微。要積累人氣之前,你要給數十萬免費篇章給大眾觀賞,那麼似乎大陸的文學網福利更好,創世網三至五萬字簽約(質量許可的話),三十五萬字上架,連著全勤獎等獎金,最少有個保障。香港沒有自己的小說網,討論區亦不是一個隱定的平台,作家是「自負盈虧」。

就網絡文學方面再道出一點,有些文學種類不適合作流行文學。網絡文學追求一個「爽」字,有別於傳統文學去追求某種價值觀或表達某種訊息。莫言有道傳統文學和網絡文學可以相輔相成,但似乎不適用於香港。

甚至多媒體的創作也舉步為艱。我猜這方面用「TVB」三個字來形容已經足夠。音樂、影視全被管制。特別是編劇,根本只是負責寫故事的枝節,還是聽從上司的話。要看有關編劇的內幕,可看鮑偉聰的《生曬電視劇》,裡面有說若某故事橋段不合高層喜好,編劇會被「踢橋」。至於音樂、電影,要用到一定的資金,要發行更是難上加難。我們香港不是沒有以編劇為大的電視台,只是受到政府的壓制而夭折。

寫到這兒,有人便不住罵:那樣不行,這樣也不行,「咁你講曬啦!」。對,投稿無門正是此文的主旨。早說過創作不難,要堅持香港本土的創作便難上加難。當新聞報導各國文學的新聞,我們香港文壇仍靜得扔石頭進去也沒有動靜。該時不要抱怨,香港曾經有滿腔熱誠的創作人,只是時勢所逼。又有人罵:你吵甚麼呻吟王!還在這兒寫文抱怨,寫文的時間也夠創作一本小說了!哎,若果我進攻文學界,我不會投稿給以錢為重的出版社,我猜不少人也會這樣做。想鑽錢的投稿到大陸出版社,傳統也好、流行小說也好,最少門路多。想有點骨氣的、內容敏感的就投稿給台灣的。不想為了背著「香港文學」的名字就在這惡劣的環境裡掙扎,這樣太累了!

律政呻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