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常見疾病可能是選擇性失明。

為綜援案判決終審法院五位法官只看到「香港居民」,但看不到「第一百零七條」的「量入為出」。那條的內容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請問法官引用過去被拒的居港未滿七年人士的綜援申請,但有沒有方法去找到因為居港未滿七年而沒有填寫和遞交綜援申請表格的數字?找不到這個數字,又怎可以讓香港的財政做準確預算,怎樣「量入為出」?這樣判政府敗訴,是合乎情理嗎?

法官也看不到現在政府為居港未滿七年的香港居民提供關愛基金,為以團聚理由來定居香港而低收入家庭新的成年成員提供一次性港幣6,000元津貼,以助他們融入和適應香港社會的生活,為長期在港定居作好準備。

在罵大陸人和法官的香港人,也看不到為大陸人發聲的「正義」香港人,若沒有這些「義人」致力相助,又怎得到法援和勝訴?

那些「義人」也選擇性失明,看不到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對「自尊」(dignity)定為是基於自由、公義與和平。香港政府早已為維持「自尊」定了良好的基礎,已給予工作的自由、就業相關的法律保護和在學校及傳媒中傳遞和平的訊息。相對世界很多地方,為了保護當地的勞力市場,新移民是須要面對工作限制的。香港沒有限制過那班人工作的機會,他們工作也得到法律的保障。而那宣言中第二十九條亦提到「人人在行使他的權利和自由時,只受法律所確定的限制,確定此種限制的唯一目的在於保證對旁人的權利和自由給予應有的承認和尊重,並在一個民主的社會中適應道德、公共秩序和普遍福利的正當需要。」,請問那班「義人」有沒有對身旁的低收入人士的權利和自由給予應有的承認和尊重?有沒有傷害到「自力更生」的香港基本「道德」觀?

最後,既然基本法不可修改,人大釋法違法律精神,為什麼香港政府不能提出在單程證的審批程序中得到最終的審批權。這是助外來者也助本地人,一來可以保護外來者免受來港生活困苦,二來也可以保障本地人輪候本地人福利的秩序。過去有很多中港婚姻的新娘都感到自己好像被誘騙到香港,來港前後的落差很大,以導致許多婚姻問題,甚至演變成命案,這是新移民和本地人也不願看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