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審法院裁定新移民須住滿七年才可申領綜援的政策為違憲。筆者不會批評法庭的判決,法官判案只應該根據法律條文及案情去裁決,而不應受其他因素所影響。法治精神必須受到尊重,因為這正是香港和中國大陸最大的分別。

然而這個裁決將會對香港造成很大的損害,卻是不爭的事實。

今日的局面,是源於《基本法》條文的混亂、政府的怠惰、和不少左翼人士一些廉價的正義思維。

這次爭議主要圍繞第二十五條:「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和第三十六條:「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勞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護。」,但什麼人才算是「香港居民」呢?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四條,原來「香港居民」包括了永久性居民和非永久性居民!意思即是說那些沒有居留權的人,例如新移民,一樣可以享有跟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居民同等的褔利。

這就要問一下制定《基本法》的賢人們,為什麼當年起草這部小憲法時,要刻意將非永久性居民包涵於「香港居民」之內?為什麼在制定有關社會褔利的政策的條文時,對象竟是「香港居民」而不是永久性居民?當時留這條尾巴,用意何在?

即使非永久性居民也能享用褔利,假如特區政府能將移民審批權緊握於手,對於每年移民數目能有一個大概的估算,是次判決並不會造成太大的危機,但現在問題的癥結正是由於單程證審批權並不在港府,而是由中國政府作主導,導致每日來港的新移民人數難以估計,政府的福利政策難以制定去配合新來港人士的需要。缺乏審批自主權也令香港人心惶惶,對中國大陸新移民產生一種「掠奪者」的恐懼心理,這對新移民也並不公平。可是,政府卻一直未有主動向中國政府提出收回單程證審批權,這可能是基於奴性心理的作祟;但官僚們在卻沒有嘗試循修法等途徑解決問題,而只是在2004年以行政命令規定申領綜援要至少居港七年了事。政府的怠惰不積極,肯定是造成今日局面的一個原因。

最後還要有賴一群左翼聖人們的大愛無私,為了協助他們眼中的弱者,花盡心機鑽研法律空子,《基本法》這本粗疏的憲法,漏洞不少,自是有機可乘。筆者有一事卻是不甚了解,這個地球上那個國家,是歡迎新移民甫到埗,或只住一年,就能享有跟本地居民同樣的福利?即使是加拿大、北歐這等福利國家,新移民也需要住上一段時間才能跟當地公民平起平坐,香港這個彈丸之地能像那些國家一樣應付無窮盡而不可預計的福利開支嗎?左翼們聲稱政府對新移民不公道,但是,對新移民不公道,才是對本地居民的公道,這是全世界的共識。否則,外人們來到我境,毫無貢獻之下即可享福,對那些一直以來為本地發展默默耕耘的人,又有何「公道」可言?法庭的判決,圓了他們的大愛,卻苦了香港人的錢包!

案件既已判決,罵法院沒用,要求釋法更是愚蠢,逼使港府出聲收回單程證審批權才是正路,那些聲稱也支持特區收回權力的左翼,請你們用上比協助新移民拿福利更大的聲音吧,這次該為真正的香港人發聲了吧?

駱賓王爾德
《膠登時報-Polymer》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