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下旬,政府推出人口政策諮詢文件,並進行為期四個月的公眾諮詢。以往,政府一直迴避這個重要社會議題,導致各項有關社會整體建設及未來規劃的政策制定,均缺乏明確的方向指標。今次的諮詢文件,千呼萬喚始出來,亦為各界所期待。然而,文件甫公布,即受四方八面的批評。觀乎文件內政府的觀點,可看得出政府還要死要追求永續的經濟增長發展教條,原是以人為本的人口政策變成以商為本的新古典經濟政策。內容當中某些潛台詞,也令大眾憂慮政府推行中殖的動機。

人口政策諮詢文件是由以林鄭月娥為首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編寫,共有六章四十六頁。內容主要陳述政府對各樣問題立場以及建議方案,也有相當一部分是介紹現行已實施的措施(對政府來說是行之有效)。

打開第一章,政府的引言說本港的生育率是眾發達經濟體系中最低,又用圖表解釋本港的勞動人口將於二零一八年達到最高峰云云。看到這,不禁感到納悶。不用多想,政府的政策方程式就是,出生率下降和伴隨的人口老化所帶來的競爭力降低,就是絕佳時候輸入外勞,以及趁機為雙非兒童和單程證配額等問題開脫。事實上,在第一章第八及九段,政府已不諱言,透過單程證的來港人士將會是香港末來勞動人口的重要來源。這的確令人十分憂心。

香港政府死抱保守經濟政策教條,追求永恆的經濟增長,對於香港這個特殊環境的地方是不切實際。在一九七二年,國際組織羅馬俱樂部發表了‘增長的極限’(The Limits to Growth)書刊,書中指出當今以經濟發展為主導的社會在未來將會為人類帶來困境,地球資源的掠奪和人類的污染根本不能夠實現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此書刊主要分析天然資源及環境污染與經濟發展可持續性的關係問題,也許跟香港的現況不太合切,但當中最精要的一點──經濟不可能無限增長,完全適合地套用在香港,甚至全世界。

政府在不同場合愛把香港與英美,日本,新加坡等發達國家做比較,說明香港若失去競爭力,經濟下滑將令民生重創,企圖為輸入外勞和大陸殖民做勢,做法可恥。首先,林鄭所說的‘人口不設上限’是一個大笑話。香港與其他發達國家(除星加坡)的最大分別就是土地資源貧乏。對於這些國家而言,相對遼闊的領土與擁有一定比例的鄉村人口意味他們仍有空間容納更多人口。香港在土地資源方面跟本比不上這些國家,不為人口設上限是完全不負責任,現今過份擠迫的居住環境已令香港人的生活質素日益下降,談何以民為本?而事實上,與香港有類似情況的星加坡,近年所推行的進取移民政策開始為國民之不滿,亦是執政黨人民行動黨屢受批評的主要原因。

政府提及到要鼓勵香港人生育,增加日後勞動人口。不幸地,以香港現在的情況來說,鼓勵生育是不可能的任務。引用早前由張松枝飾演的港版渡真利忍的經典對白,香港小孩一出世就要爭床位爭學位,入到學校後就被洗腦。凡此種種現象橫行於香港,難道香港政府會認為香港人會熱衷於生育嗎?最近,房屋署正研究對擁專上學歷的學生公屋申請者扣分,令人嘩然。政府一方面口說鼓勵生育,另一方面就對學生開刀,趕絕年輕人上樓機會。政策矛盾顯而可見。另外,工時冗長,物價高昂等因素亦大大降低夫婦生育意欲。然而,政府對此視而不見,標準工時立法無期,縱容財閥巧取豪奪,與鼓勵生的大方向育南轅北轍。

諮詢文件的第六章談及到因應人口老化而推出針對長者的計劃以及發展銀髮市場。說就說得動聽,但細看之下,內容只是在重複交代現有進行中的政策的情況,而對於民間長期以來關注的問題,包括老人院質素參差和宿位輪候期過長,以及全民退休保障,則是隻字不提。至於銀髮市場,在部份領域如保險,醫療服務,須注意由公私營合作所帶來的影響。從過往經驗顯示,公私合作的過程,實則是私營方面凌駕於公營之上,對一眾財政有限的長者來說可說是一個騙局。

總括而言,諮詢文件內容陳腔爛調,不是重複著政府一向的大方向政策,就是把輸入外勞‵大陸移民看成救命良方,完全漠視香港本身一直存在的擠塞問題以及新移民搬入引起各種爭議的問題。香港作為一個特殊地方,未來的人口政策絕不能以持續的人口增長為主策。反而,應趁著人口老化和出生率下降為香港訂立‘休養生息’的施政方針。數字是無限,但經濟發展不可能無限增長,香港政府究竟明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