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筆之時, 距商務及經濟局局長蘇錦樑宣布不發免費電視牌照予香港電視已有六個多小時, 然而筆者以至很多市民的怒氣卻仍未止息, 在臉書, 一波又一波的抗議、嘆息, 以至對蘇局長及6 8 9 之高堂的問候也是從不間斷。可是怒罵之餘、臉書以” l i k e ” 當作對王維基的支持之餘, 香港人還能做些什麼?

對於香港電視不獲發牌的真正原因, 港共政權自然不會宣之於口, 有人認為是因為王維基在亞視主事時期曾聲稱「不會做中央十台」, 此番言論觸動共產黨神經云云。但筆者對此論有所商榷, 觀乎另外兩間獲發牌照的機構中, 李澤楷也曾稱要爭取「真民主」, 在電盈賣盤風波中更與其父對抗; 而有線新聞台的作風也頗為「反動」, 若港共政權真的以其機構老闆的政見言行來作發牌準則的話, 三台其實也不合格。

但是說港共在發牌一事上全無政治考慮, 那當然也是說不通的, 因為香港電視不論在資金投入、電視節目製作、人材招募等, 都是表現最好的一間機構, 其聲勢更令老大哥無線都害怕得欲以司法程序阻止發牌給他們, 從技術上來說他們最有資格獲得牌照。有所謂學者指王之敗陣是因為電視製作經驗不如另外兩位對手, 此論驟看正確但細想之下還是未能全通, 因為城市電視本身也有收費電視台, 王維基本人縱然只有短短十多天主事電視台的經歷, 可是他所招攬回來的人馬, 全都有豐富的電視製作經驗, 故此該學者的觀點,筆者也不敢完全同意。

港共的確有它的政治考慮, 這是無可置疑的, 然而它的焦點應該不在王維基的身上而是在廣大香港人的身上。自王申請發牌以來, 他的動作多多, 躊躇滿志, 一副欲打破舊電視世界秩序的革命者模樣, 而他這個形象亦確實被很多市民所受落, 群眾不禁不對其寄予厚望, 而政府對發牌一事一拖再拖, 也開始受到市民的指責, 指責的主要感情因素, 就是不值王如此「有心」,卻被港共「刻意阻撓」。這種想法,慢慢開始在一般大眾心中醞釀起來, 從這個時候開始, 發牌一事就政治化了, 香港電視不再只是一間電視機構這麼簡單, 它儼然成了香港市民心目中的改革者以至民主圖騰( 雖然王本身肯定不想有這個結果,所以他才刻意低調不去以群眾運動來向政府施壓) , 而港共當然就是在香視以及全港市民的對立面。

發展至這個地步, 港共就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不發牌給王維基不是因為他說過什麼, 而是因為他以至他的機構在香港市民心目中是什麼,若果發牌給王,這就是「民意的勝利」, 港共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所以他們要故意地與民為敵, 民意對他們來說早不是什麼要緊事情了, 相反, 做了一些符合民意的事才是他們最害怕的, 正如黃子華在《秋前算帳》所講, 一個極強勢的一方, 一旦向極弱勢的一方退讓一次, 後果將不堪設想。

行文至此, 還是要回顧文首的問題: 香港人除了虛弱的抗議外還能做些什麼?

這要看王維基的一方將會作出什麼回應,假如王選擇盡地一煲,發動群眾運動,這場戲也許還有做下去的機會, 但筆者認為這個機會不大, 最大的可能性是王選擇壯士斷臂或是爭取其他方式如收購亞視加入免費電視市場。而寄望港人自發抗爭,那是絕無可能的事, 因為港人普遍需要政黨人物或政團來帶領才能有所出息, 公民自發的社運而能成功的案例絕無僅有。現在港人聲援王之聲音看似相當浩大, 可是只要王維基不出來, 時間一長, 很快港人就會將之淡忘, 轉而追看最新的八卦新聞。從高登6 1 3 事件就可以看到, 最激進的高登會員在初期還會抗議管理員封殺言論自由, 幾個月一過, 還不是如沒事一般? 鍵盤戰士也是如此, 何況善忘的香港人?

駱賓王爾德
1 0 月1 5日於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