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談及古埃及的環境衛生,就一定要提及到尼羅河。尼羅河作為古埃及人的生命泉源,由飲用水到農作物灌溉,捕魚到洗衣,河水的清潔成為人們健康衛生的重要因素。

一種名為裂體吸蟲(俗稱吸血蟲)的生物肆虐尼羅河,當人踏進河水或有灌溉水道的農田工作,吸血蟲會從人身體皮膚進入人體,並在血管中移動,最終定居於靜脈,以產卵進行繁殖。亦有一種叫幾內亞線龍蟲的寄生蟲,從飲用水進入人體,在腳部產卵。當感染這些寄生蟲,主要會出現容易疲勞,肝病等徵狀。

古埃及人平均預期壽命遠低於現代人。那時雖有人可以成為老者,但大部分皆不過40 歲。以現代人為標準,40 歲正值壯年,死於壯年並不好受。但三千年前的人活到這個年紀卻是上天恩賜。所以當我們概嘆圖坦卡門法老在18 歲英年早逝,而古埃及人眼中他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成人,可掌管國家大事。

很多女性會在初為成人後死亡,這跟懷孕及其相關問題有關。雖然古埃及有避孕概念,如以鱷魚糞便,蜜糖和油作為偏方,但整體社會風氣卻鼓勵多生小孩,以協助家庭事務和日後照顧雙親。社會風氣使女性懷孕次數增加,危險程度也隨之增高,例如感染可致命的產褥熱。

在古埃及人的骸骨研究發現,不少部分的人是死於貧血。眼窩骨上的斑點普遍反映他們的鐵質攝取不足。很多原因導致鐵質不足,主要是受寄生蟲的感染,及穀類食物為主的飲食習慣,其鐵質含量偏低。富有階層雖然他們有能力吃到肉類,但份量始終是不夠。

牙科疾病亦常見於古埃及社會。古代的麵包製法令眾多沙粒雜質藏在麵包,使人的牙齒容易侵蝕。而對齒列的研究發現,古埃及對口腔潰瘍的療法──直接破膿──也令病人失血過多而死。

*下期預告:阿肯那頓的激進宗教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