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每日都係工作工作再工作。為左兩餐O T 不斷, 每個人既目標就係為咗唔好死, 捱落去。到底咁樣同死咗有咩分別? 每日起身, 刷牙洗面, 咬住個包跑落去番工。初時佢地嘅心態不外乎: 「捱住先架姐, 輪到我發咗達, 仲唔係我天地? 」但好明顯, 成功嘅又有幾多個。更多嘅係失敗嘅人, 佢地由返工捱到放工, 食飽第二朝又再嚟過。佢地心入面並冇諗過, 點解會搞成咁, 只係繼續無止境地捱落去, 發佢地嘅發達夢。政治? 有錢搵, 邊個得閒理。

咁到底點解會造成咁? 9 7 回歸之後, 香港並冇普選, 香港人就處於一個「希望特首條仆街唔好咁仆街」嘅被動心態入面, 同一時期中國不斷向香港殖民, 每日送1 5 0 個受過愛國愛黨教育嘅人過嚟, 希望「以污水污染清水」; 但係香港人又點會咁易「落答」, 所以政府就諗到用官商勾結嚟令殖民更為順利: 由政府營造一個對商家有利嘅環境, 而商家就負責勞役香港人, 令香港人淨係為咗兩餐就做到隻狗咁, 冇時間去爭取額外嘅野, 間接令政府施政更為順利, 形成惡性循環。香港大部份人受兩方夾擊之下已無反抗之力, 加上中國持續性嘅殖民, 早已沖淡香港人本土意識,有部份「人」甚至對住捍衛本土權益嘅人加以指罵,話佢地「多事」、「博出位」、「無嘢搵嘢嚟做」。

如何解決? 佔領中環? 荒謬, 坐喺度博拉博同情, 如果有實際作用嘅劉曉波就唔洗仲坐緊監。要爭取香港人嘅民主就當然取決於香港人自己。你肯為普選做幾多野, 或者係犧牲幾多睡眠同搵錢既時間出嚟, 收起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 而且必要時亦要以暴易暴, 否則只能夠流於叫下口號散下步嘅地步。另外, 有冇諗過可以將敵人變成朋友, 教化班走難落黎嘅大陸人?我相信佢地仲有一分嘅人性, 可以明白我地點解要排中, 而唔係淨係識指控我地歧視。但係,對於教極都唔聽嘅大陸人, 不必同情, 佢地早已泯滅人性。最後, 用最近潮興嘅一句作結: 香港人, 為咗民主普選, 你可以去到幾盡?

六四誰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