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當家長, 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在你還未算得上是一個真正的家長時,已要面對很多困難。我自己已為人父, 我希望能跟大家分享一點自己的經歷。

2003 年
第一個小朋友- 1 0 年前

我的第一個小朋友出生在十年前。其實在產前檢查的階段還不算太感受到壓力, 但到出生前, 當太太入了醫院, 而自己則第一次踏入婦產科病房, 便發覺情況很不對勁。婦產科病房分成兩邊, 一邊是生產前, 一邊是生產後, 但兩邊病房的病床數量明顯不足,在走廊上都滿是帆布床, 每個帆布床上都有一個腹大便便的孕婦在休息著, 或者等著,或者痛著。我太太算是比較幸福的一位, 她的床位在大型病房中, 所以總算是有一點自己的私人空間。

在那個年代, 雙非的問題不算太嚴重, 問題主要出在新移民身上。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圈子, 很少會願意跟香港溶合和妥協, 單單在婦產科的這數天已能感受到。產前病房總共有十數個床位, 當中有差不多一半是新移民, 還有一個全天候二十四小時都有女警輪班監視的逾期居留孕婦。在這個產前病房中, 囂鬧之聲此起彼落, 活像在開派對般。他們無視病房探訪人數跟制, 他們的朋友總會把病房迫爆, 迫得影響到其他人, 護士叫得聲沙都毫無改善。最可怕的是, 其中有兩個新移民孕婦的親朋說醫院的食物「難吃得狗都不會吃」, 於是帶了全套的打邊爐爐具連食物, 十數人在產前病房打邊爐… …

產後病房的情況更加嚴重, 因為小朋友出生了, 新移民的朋友每天都在產後房開大食會。但小朋友又如何呢? 對不起, 我不止一次聽到護士跟那些新移民媽媽說「不如你餵你的小朋友吃奶吧」,但得回來的反應是「這是你的責任, 不用的做嗎? 」。我有很大的疑問, 怎麼餵奶的責任會在護士手上呢? 這個問題, 直至今天, 我還是想不通。

之後, 剛才提及過的那個被女警二十四小時看守著的逾期居留孕婦都搬到產後病房了, 而且很快就不見了。聽護士說, 那個逾期居留孕婦偷偷的把小朋友抱走, 之後逃了, 那幾個可憐的女警下場應該會很慘。

把小朋友抱回家後, 卻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難。讀者們是否以為奶粉荒是今天才有的問題? 我告訴你, 這問題在十年前已經開始有, 家中總要有一個月的存貨才算得上安全。因為我有朋友在奶粉廠工作, 我一次過買了足夠應付初生期的奶粉量, 所以在這段時間我不用煩奶粉的問題。但在二號三號奶粉時, 我轉了三次奶粉的牌子, 甚至轉到一些不是一線牌子的奶粉, 都仍然解決不了奶粉荒的問題。到最後, 我唯有提前要小朋友吃固體食物, 總算是渡過了這個難關。

因為當時我兩夫婦也有工作, 所以打算在小朋友兩歲時安排他到幼兒中心讀書。雖然相關的學位極度不足, 但很幸運在那時剛剛有空位, 所以便用不著再煩這個問題。幼兒中心還是歸社會福利處管核, 學費減免的申請過程還算很快速。而無可避免地, 在幼兒中心也會有新移民家長, 而他們對事情的看法有時的確會令人大開眼界。

幼兒中心的學費我覺得其實相當地貴, 比起一個菲傭的人工還要高, 加上小朋友這麼年幼便讀全日制, 我會覺得有點可憐, 所以如非必要的話我真的不想這樣安排。但那幾個新移民的家長便似乎對事情有另一種看法, 他們就算是拿綜援, 整天都空閒著, 都會傾向讓小朋友讀全日制, 而且那四千多塊的學費全部由政府付, 他們還會有閒錢請一個賓賓, 小朋友接送都是賓賓代勞, 之後自己便空閒得很, 可以整天攻打四方城。他們令我有時會想, 我是不是應該都去拿綜援,我兩夫婦工作得天昏地暗, 生活質素都及不上他們一半。

2008 年
第二個小朋友- 5 年前

到第二個小朋友出生時, 我便切身地感受到現在的家長為什麼會有這麼大怒氣。

因為我第二個小朋友的出生不太順利, 所以一早已經安排了在政府醫院開刀, 而那一間醫院一天只有四個這種預約的名額。其實我當時已經覺得有點怪, 那麼大的一間醫院, 只有四個配額? 不是吧。之後我太太告訴我, 原本安排了在下午一時開刀, 但是前前後後總共有四個雙非孕婦陣痛直衝急症室, 要先行處理他們, 於是我太太最終晚了差不多五小時刀真正開刀。

而這次在產後房的感覺更怪異。第一個小朋友時,產房內的新移民,即使說得不太好,溝通都是以廣東話為主, 而這一次, 在產房我就只聽到普通話的囂鬧聲。其中一個整天在喊痛, 護士叫她活動一下, 她就只懂臭罵護士,氣熖很大。在隔鄰床位的那個卻相反,生龍活虎的跟他朋友說回家鄉便要立即到田裡工作, 有多辛苦, 邊說著時他喝了三罐紅牛, 說這東西能夠補身, 還叫朋友多買數罐給她。慶幸的是這位紅牛媽媽不是餵人奶的。

而我第二個小朋友買奶粉的情況, 比起第一個更差, 更難買到, 很多時候即使跨區都買不到, 家中長時間要有四至六罐存貨才算安全, 還要自行跟藥房溝通, 知道他們甚麼時候會有貨, 趕著去買才有機會買到。那時奶粉廠的購奶熱線機制還沒有現在的完善,我打電話問他們, 就只會告訴我大約甚至時候到哪一間藥房便可能會有貨, 直到有一天我發難臭罵他們後, 他們才跟藥房溝通, 預留了兩罐給我。可幸的是, 我第二個小朋友很早便想吃「大人的食物」, 所以很早便戒了奶, 不用再煩惱買奶粉的問題。

到第二個小朋友要讀幼稚園。我住在新界西, 因為在深圳灣關口過來很方便, 幼稚園學額一樣地緊張。幼稚園因為是自負盈虧,為了行政上的方便, 所以多年來都以「只派有限數量的紙本入學申請表」來控制行政工作不會因為過量的入學申請而爆錶, 亦因為排隊這回事要耗費一定時間, 區內小朋友會有優勢,所以這個方法已經用了超過三十年。

當然, 家長亦有對策, 因為每一間幼稚園的收生時間都不同, 越出名的越傾向遲收生,於是同一個小朋友便會一次過申請多間幼稚園, 家長來說, 成本便只是報名時要交的數百塊, 對家長來說這數百塊便當是買一個保險。於是, 整體的報名人次可能等於實際入學人數的一倍, 很多家長在自己真正心儀的學校放榜後才會作最後決定, 入讀哪一間學校。當然, 既然學校是自負盈虧, 便會有一定數量的人事位, 所以我便煩少了一個問題了。

現在, 大的那個在小學, 小的那個在幼稚園, 因為兩個相隔五年, 小的升小學如果跟大的那個同一間小學會有額外分數, 所至這幾年我都不用再煩學校的問題, 但看到朋友們的確很為這個問題操心。可能我自己認為讀書比較像長跑, 不太需要「贏在起跑線上」, 所以一切都會比較輕鬆吧。